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神秘之地:云南玉溪“大三角”(图)

时间:2013-11-10 12:25:14 |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 | 作者:蒙雅 |

[导读]:在晋宁、澄江、玉溪、江城中间这个近900平方公里的山间台地上山势地貌组合呈现出两个非常明显的巨大“三角形” 图案(见图1),姑且叫“大三角”ABC和DEF。且两三角形形状大小很相似,长边都约为10公里,另外两个短边分别约6~8公里。只是朝向和位置不一。

大三角位置

大三角转角过渡缓慢

实地探访

站在北角远眺谷地

大三角地质图

云贵旅游地理 云南玉溪11月10日讯(通讯员 蒙雅 文/图) 打开google地图,只要略加注意,就会发现在晋宁、澄江、玉溪、江城中间这个近900平方公里的山间台地上山势地貌组合呈现出两个非常明显的巨大“三角形” 图案(见图1),姑且叫“大三角”ABC和DEF。且两三角形形状大小很相似,长边都约为10公里,另外两个短边分别约6~8公里。只是朝向和位置不一。“大三角”ABC长边水平呈东西向,顶角A向北,指向昆明。另外两角B、C分别朝向玉溪和江城星云湖方向。而DEF的长边近垂直近南北向,像是旋转了90度摆放在了不同的位置,其顶角F指向抚仙湖。

从形态上看,其中在玉溪安化乡境内的“大三角”ABC尤为明显,它的三条“边”由两层山脊以及两层山脊中间的几近连续的圆弧形底的谷地构成,山脊相对谷底高差约80-300米,谷地宽约500-1000米,“大三角”ABC中分布有安化乡以及招坝、小甸、塔冲几个小村,而新浦村、玉苗村、小玉苗村、白沙地、香柏店正好排列在“三角形”边的谷地中。从卫图上看,构成三角形“边”的谷地大部分地段很规整、光滑、连续,呈圆弧底。整个谷地就像用什么特殊设备在大地上推出的巨型凹槽,即使是“大三角”的角点转角过渡也是圆滑得惊人(见图2)。这样的景象,无论是人工还是自然力所造就,都可谓神奇,何况在这同一个区域,竟然出现两个相似的“图案”,如此地貌景观,翻遍整个google地图,也找不到第二处。它是怎么形成的,什么时代形成,实地又是什么景象?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让人颇感神秘。

抱着一探究竟的好奇心,我们几个感兴趣的驴友相约走访了其中的“大三角”ABC。本打算环“大三角形”山脊走一圈,驴行强度也就30公里,正好合适几个强驴的胃口。但来到实地,发现山脊林木茂密,多处无法走通,只好改为走“角点”附近。其实由于道路崎岖,加上地形起伏,很多地方林木阻隔视线,身处其间,很难看出究竟,难怪祖祖辈辈生活于此的当地人,并不知奥妙所在。看到我们一行人到访,倒感稀奇,因为还从没有人“到此一游”。

登上角点A附近山顶,当所处的位置合适,在视线开阔的高处,完全可以看出“大三角”的“边”的构成和走势(见图3)。通过对“大三角”三个“角点”附近的山脊的踏勘,“大三角”的“边”的内外层山脊和谷地也很清晰,形态和卫图呈现的形态一致。在现场可以随处看到,整个环山的岩性均为红色砂岩,但岩体非常破碎,裂隙异常发育(见图4)。“三条边”的内层山脊的岩层产状都为顺山脊走向,且均倾向三角形中心,约35度左右。地质构造十分独特。角点转角处产状自然渐变过渡。从山形地貌和岩性的破碎程度简单来看,给人的第一感觉似乎是某个地质时期有天外巨型的三角形物体掉落地面,像压印般留下的独特地貌,是一次“温和的”巨型陨石撞击产生的结果?果真如此,巨型陨石应该仍处于安化镇的“大三角形”中心地带的地面或地下,那么安化镇地面岩性以及和周围地层的接触关系就应该能够有所反映。还有“大三角”DEF 呢?两者之间又有什么联系?

带着从卫图上发现的惊奇和实地踏勘后的疑惑,我们不妨借助地质资料进行探究。通过对玉溪地质图(见图5)和卫星地形图的比对叠合可以发现,我们所见“大三角形”ABC的“边”的内层山脊和整个中心地带的地层均为侏罗纪中统张河组地层(图中J2z),构成三条“边”的谷地全为侏罗纪下统冯家河组地层(图中J1f),外层山脊为三叠纪上统一平浪组地层(图中T3y)。且t3yd地层与下部二叠纪地层呈水平不整合。从地质图以及实地情况可以看出,“大三角”实际是以安化为中心的三角形向斜地质构造。大三角形“长边”被一条东西向的逆断层切割,使这条“边”的谷地中出露更为古老的震旦纪地层,这也是为何卫图上“长边”略有弯曲呈现出有山体切入的原因。由于中部均为侏罗纪地层,由此排除陨石坠落或其他外力冲击的“天印”的假设,但形成这样的三角形向斜,说明地层曾受到来至三面的相对均布的整体挤压且在各个地史时期区域地块只产生水平升降褶皱形成。从地质图上显示,“大三角”DEF情况相似,只是卫图上看到的“边”由侏罗纪中统张河组地层(图中J2z)构成,中心地带还出露有白垩纪及下第三系地层。由此推断“大三角”形成始于遥远的喜马拉雅构造运动,后在6500万年以来大地漫长的风化剥蚀过程中,相对软弱破碎的冯家河组地层(j1f)及部分J2z(DEF)被不断侵蚀带走,形成“山谷”地貌,而尽管破碎但相对“坚强”的张河组地层(j2z)和一平浪组地层(T3y)则更多的残存了下来,形成环绕的奇特山脊。最终造就了今天的两个“大三角”神奇景观。但放眼云南的地质构造图,由于太平洋板块、欧亚板块以及印度洋板块的碰撞挤压,形成玉溪以东的东北—西南走向的山脉和断裂,以北形成南北向的山脊和断裂,以西形成西北—东南走向的山脉和断裂。可以粗略的推断玉溪可谓构造应力挤压的区域中心,此地地层三面受力,造就了如此奇观!但在此中心地带地貌上同时呈现出如此两个巨型又相似的三角图案,很难用我们所知来解释,也远非走走看看就能找到答案。

但无论如何,在长达几千万年的喜马拉雅构造运动中,整个区域地层倒转倾斜、断裂纵横,历经沧海桑田,留下两个由山脊和谷地组成的巨大三角形图案,不管成因如何,都是一处神秘之地,吸引我们不断去探寻。只是转念一想,这其实只是大自然留给我们的众多惊奇中的一点。凭借它,我们找到了驴行到此的理由,一路多了些有意思的话题,而漫游和探寻后获得的快乐,才是永恒不解的谜题,让思想再简单一些……/云南日报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