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已经消失的风景 毕节钟鼓楼轶事

时间:2013-04-13 11:06:54 |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 | 作者:杨富华 |

[导读]:毕节古城始建于明朝洪武十六(1383)年,初设毕节卫。康熙二十六(1687)年将赤水卫和毕节卫合并,设毕节县。那时的社会环境,文明设施还非常匮乏,康熙五十五年毕节知县柯天健决定在城西北较高处修建钟鼓楼。

 

云贵旅游地理 贵州毕节4月13日(杨富华) 毕节古城始建于明朝洪武十六(1383)年,初设毕节卫。康熙二十六(1687)年将赤水卫和毕节卫合并,设毕节县。那时的社会环境,文明设施还非常匮乏,康熙五十五年毕节知县柯天健决定在城西北较高处修建钟鼓楼。这是个新鲜事物,要求严格,责任重大。然而,谁也没搞过这项工作,主管修建钟鼓楼的人选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毕节县城有个年轻后生姓杨名芳声字应远,出身庠生,年龄刚满二十六岁,在县衙任书办(秘书)已两年时间。论文才他笔锋犀利,脑筋灵活,各种公文函件都写得有条不紊,合情合理,当书办确实是把好手。柯知县经过深思熟虑,决定把修建钟鼓楼的重任交给他。

杨芳声善于开动脑筋找窍门,经他精心设计监管施工,毕节城的钟鼓楼终于保质保量地落成竣工。为了表彰杨芳声修建钟鼓楼的功绩,知县特许他担任鼓师长。

毕节古城的钟鼓楼雄伟壮观,远远望去好似一座庄严的城堡,鼓楼分上中下三层。上层设更鼓,中层设军鼓,下层设堂鼓。更鼓亦是全城军民大众掌握时间的工具,一天十二个时辰,子丑寅卯……按时报点。过去未建鼓楼时,每天夜晚各街各巷都要派出更夫打更报点,时间的误差较大,且劳民伤财。而今更鼓一鸣,震天阶响,城中百姓人人皆知。犹其是在万籁俱寂,夜深人静之时,更鼓给人们一种极大的启迪与慰藉。中层的军鼓是军队传递信号的工具,对城镇的安全起到报警卫戍的作用,但凡城里城外发生战事军鼓齐鸣,驻扎的官兵必须立即整装待发,作好充分的战斗准备,以应付突然情况发生。下层的堂鼓则是专门为知县大人设置的,一般情况不准击堂鼓。若有紧急事务,需经鼓司长批准才能击堂鼓。

康熙庚子年(五十九年)毕节全县大荒,地里的庄稼颗粒无收。饥民们组成“请愿”队伍要求知县账灾放粮。可是,知县衙门紧闭。请愿的人们却一筹莫展。大家从早上坐到太阳当顶知县衙门仍然无人理事。这时有个秀才说:“击堂鼓可使知县理事。”请愿的人们找到鼓师长杨芳声,并将灾民请愿的情况说明,请他开堂击堂鼓。

杨芳声自从当了书吏,一心一意的为民办事,处处体恤劳苦大众,看见这些面黄肌瘦的灾民,身为县衙书办怎能无视百姓的疾苦?于是杨芳声大喊:“司鼓手开堂,击堂鼓”!

“咚!咚!咚!……”堂鼓声声,震天阶响。灾民们听到鼓声欢喜雀跃:“堂鼓响了!堂鼓响了!知县大人该升堂理事了……”

毕节知县魏朝原籍巨野,进士出身,上任不到半年时间。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他机不逢时,一上任就遇到大荒的灾年,城乡百姓流离失所,到处逃荒要饭,灾民经常涌进县城闹事,弄得他焦头烂额。很多时间均不敢面对群众,只得将衙门紧闭。这一天魏知县闷坐家中正在冥思苦索,如何才能缓解民怨,帮助灾民度过荒年?突然听到堂鼓震响,只得整装上堂。刚到衙门,正碰上杨芳声领头带着一群衣衫褴褛的饥民百姓走来。魏知县怒道:“杨书办,这青天白日的你击啥子鼓?有什么事情不能到我府上去说么?你身为县衙门的吏员带着这么多人明火执仗的是想造反吗!”

杨芳声道:“知县大人,全城的老百姓好多天没吃饭了,县衙门不办公他们就是饿死了也没人知道。我身为县衙门的书吏又兼鼓师长,民众要求击堂鼓通知县衙门理事,这是我的职责。今天虽然我违反了击堂鼓的规定,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

魏知县道:“滥击堂鼓乃犯上作乱,应受臀型五十,你知道吗?”

“知道,莫说打五十个屁股,就是砍了脑壳也才碗口大个疤。若是全城的百姓都饿死了,知县大人你身为全县百姓的父母官,也难辞其咎呀!”

一句话说得知县堂目结舌。

这时灾民们齐声高喊:“知县大人,杨书办廉洁奉公,他是为老百姓请愿击鼓,不能打呀!

魏朝这个人处事圆滑,他纳眼环视周围黑亚亚的人群,心中打了个寒颤。今天若不采取怀柔政策,官激民反后果不堪设想,立即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佯装笑脸说道:“杨书办,今日击鼓事出有因,本县概不追究了。依你之见,这么多灾民要吃要喝该怎么办?”

杨芳声道:“现在全县大荒,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唯一的办法是打开国库粮仓,赈灾济民,共度难关。

“不行!国库粮仓是随便开得的?上级追查下来不但要丢官还要掉脑袋。”

杨芳声道:“大人,毕节城的人穷的穷得叮当响,富的人富得流油。你把有钱有势的官绅大户召集起来,请他们捐款赈灾。有了钱就可以打开粮仓放粮。凭我的经验,上峰三两年难得查一次库,待把难关度过我们就可以用这些钱去买粮食来填充粮库,这且不是两全齐美吗?”

知县想了想说:“这叫剜肉补疮呀,哎,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办了吧。”

从此,杨芳声击鼓救灾民的事迹在毕节传为佳话,而后他连任三届书办,为民办事鞠躬尽瘁。

乾隆三十一年,董朱英接任毕节知县,政通人和,百废俱兴,毕节城的建设日新月异,人民生活逐渐好转。乾隆三十三年毕节城已发展成川颠黔三省交界处的一个商业重镇。这一年秋天又是个丰收年景,家家户户财源滚滚,集市货物琳琅满目。杨芳声已六十二岁高龄,早已退居家中,颐养天年。

一天傍晚,杨芳声正在家中教他的孙子读书,长子杨标急急匆匆跑来说道:“爹,不好了,盗匪进城抢劫财物,你老人家赶快搜拾金银细软到县衙去躲蔽一下。”

杨芳声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躲得了一个人躲不住这个家。我问你钟鼓楼的军鼓响了没有?”

“没有”,杨标激愤地说:“这个时候乃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谁会管击鼓的事情。”

“不行,我得去钟鼓楼击军鼓,通知驻城的军队抵御盗匪。现在还来的及,再晚一步全城的百姓就要遭殃了。”

“爹,你不能去,外面危险”。儿子杨标挡住了他的去路,说道:“盗匪已把街道封锁了。你这把年纪的老人说什么也斗不过那些杀人放火的匪徒。再说你已经不是鼓师长了,钟鼓楼戒备森严,恐怕你连门都进不去。”

“让开,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与你磨嘴皮子。”

杨芳声掀开儿子一阵小跑奔向钟鼓楼,隔老远就高喊:“盗匪进城抢劫,快击军鼓,通知驻军捉拿盗匪,快!快!快!”

守卫鼓楼的士兵问道:“你是何人?乱击军鼓是要受法律制裁的。”

杨芳声理直气壮地说:“我是钟鼓楼的首任鼓师长杨芳声,你们现任的鼓师长都是我的学生。目前盗匪正在街上抢劫杀人,多担搁一时就多一份损失,这是十万火急呀!快,让我进去击军鼓,有什么罪过,由我负全责!”

守门的兵士还在犹豫,西门附近传来城民们凄惨的哭喊声和盗匪的喧嚣声。杨芳声再也忍耐不住了,他一阵小跑跃上二层的军鼓楼,抓起棒锤,“嗵!嗵!嗵”猛击军鼓。那军鼓的声音非常激烈,而且又相当的准确,好似一个高级指挥官在喊“冲!冲!冲!”

驻城的军队听到军鼓响,手持刀枪剑戟,与涌进城来的盗匪展开激烈的厮杀。城中的百姓听到军鼓响,有的提着菜刀,有的扛着锄头扁担也来助战。

这些来自川、、黔边界的盗匪,虽然有一百多人,但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很快就被城中的军民撵出城门,有几个跑得慢的盗匪被捉住,关进大牢。这一仗大长了毕节人的威风,大灭了盗匪的志气。知县董朱英和城中的绅士名人亲自到杨家登门致谢,并赠予杨芳声“德寿双高”的匾牌。

毕节的钟鼓楼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社会的进步,早已荡然无存了,但鼓楼街的佳话却永远在毕节人民的心中流传。(据乌蒙新网)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