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湖北咸宁:解密向阳湖文化名人旧址(图)

时间:2013-08-26 22:20:16 |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 | 作者:杨扬 邹斌 乔奇 陈芳 |

[导读]:从1969年开始,包括冰心、沈从文、臧克家、楼适夷、萧乾、冯雪峰等在内的原文化部6000名专家、学者,下放到位于咸宁向阳湖的“五七”干校。直到1974年咸宁“五七”干校解散,为数众多的国内一流大师、学者在这里劳动和生活了6年时光。

一.向阳湖的1969

六千文人的生命体验

知识分子的精神化石

特殊年代的群体记忆

亟待开发的文化遗存

图为:咸宁五七干校总部大门

“这么多文化名人在特定的历史时期集中在一个地方,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很少见。向阳湖文化是咸宁独一无二、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遗产。”

——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

8月初,湖北省图书馆一场向阳湖文化名人旧址的讲座,再次将“向阳湖”这个独特的文化坐标,拉回人们的视野。

从1969年开始,包括冰心、沈从文、臧克家、楼适夷、萧乾、冯雪峰等在内的原文化部6000名专家、学者,下放到位于咸宁向阳湖的“五七”干校。直到1974年咸宁“五七”干校解散,为数众多的国内一流大师、学者在这里劳动和生活了6年时光。

特殊时代里的特殊遭遇,让向阳湖6年的群体记忆,成为中国文化史上的大事件。

今年5月,“向阳湖文化名人旧址”进入国务院公布的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向阳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向阳湖留给我们什么?

追溯

何处是“向阳”

向阳湖的“时间”,开始于1969年。

此前,这里是古云梦泽尚未消逝的水影。环水湾而居的三三两两的农户,农耕渔织,这片鄂南水系边缘的沼泽,无名而平静。

一切,直到1969年。

这年年底,北京永定门车站,时年62岁的剧作家陈白尘穿过涌动的人群,坐上了开往武汉的火车。一起上车的有两位老同事,张天翼和张光年。上了车才发现,车上还有一位老熟人沈从文。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并非武汉,而是武汉周边的咸宁,位于向阳湖的五七干校。

陈白尘赴咸宁的心情,与很多同车的人不同。1966年后,“左联”出身的他,作为中央文革小组的审查对象,已被揪斗数年。在北京时,他听人说起过向阳湖:那里地近沼泽、蚊虫叮人,但是山清水秀,是个鱼米之乡。被批斗得神魂不安的陈白尘,对向阳湖反而心存向往。

也正因如此,出发前这个江苏淮阴出生的老头儿颇有点欢天喜地。置蚊帐、买胶靴、手电、打行李,又借了200元钱,买了两罐云南火腿藏在箱底。依他推断,“向阳湖那个地方,去了几千吃客,鱼虾肯定已不敢上网”。

同车的沈从文依旧是笑眯眯的。名满天下的他,这年68岁。他的夫人张兆和,此时早已抵达向阳湖。这对中国文坛伉俪分隔已久,“老牛郎这是去和老织女相会的”。

数日之后的1970年元月,年过70的女作家冰心,和诗人郭小川一起,乘坐相同方向的火车,抵达武汉。当时冰心刚刚拔过牙,戴一顶小草帽遮脸,免得惹人注意。从武昌走到咸宁,被一路泥泞和疲惫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接应的人一句玩笑:她是“无耻(齿)之人”,于是大家都笑了,总算找回一点文化人的小开心。

没人记录从 1969年至1970年京广线上这些火车的趟次。人们只知道,从1969年冬到1970年春,有数千名来自当时文化部的官员、作家、学者、各类艺术家,戴着名目不同的“帽子”,从北京永定门车站出发,或千里独行,或拖家带口,下放到咸宁一个叫向阳湖的地方。

他们的人数,超过6000。

冰心、沈从文、臧克家、楼适夷、萧乾、冯雪峰、任继愈、韦君宜、陈原、周汝昌、王世襄、郭小川……中国当代文化史上的一批大人物,纷纷解下行囊,就地宿营。

中国历史上,知识分子最大规模的集中下放,选择了向阳湖。

寻迹

向阳湖名人旧址

“红楼非梦,向阳无湖”。

这是“红学泰斗”周汝昌在上个世纪90年代给向阳湖的题字。作为被下放的一员,周的记忆,大体无误。

2013年8月21日,在湖北省向阳湖文化研究会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驱车行走在向阳湖的腹地。40多年过去,这里自有许多不同。河湾之中,满目荷花,村民的楼房就建在荷塘之间。

出咸宁10余公里,在一个名为甘棠的地方,几栋楼房聚集的小街旁,种着年岁不等的桂花树。树丛最密处,一个铁门把守的院子,门上“五七干校”四个字锈迹斑斑:这里就是咸宁“五七干校”总部所在地。

1969年春,文化部咸宁干校的先遣队抵达这里。当年9月26日,第一批大队人马离京下放咸宁;12月19日,来了第二批;1970年5月18日,第三批大部队抵达。他们的任务是:围湖造田,自给自足,集中劳动、学习和批判。“大部队”抵达后,并不住在总部,而是住在约8公里外的一片河湾。

其聚居点,当时主要分布为四个区,分别为向阳区、红旗区、五七区和窑厂区。总面积约7.8万平方米,房屋144栋。其中,向阳区是目前保存最为完整的一处遗址。

记者抵达时,对遗址的整修正在进行。杂草和垃圾之中,24栋红砖垒成的平房,属于典型的北方建筑。少数房子的门廊上,尚挂有名人故居的牌子。

每一排建筑被分隔为7间房,房间不过10来平方米,没有厨房,没有厕所。从残存的一些牌子可知,右排第一间房,属于萧乾,楼适夷则住在同一栋房子的另一头。在萧乾的对面,住的是冯雪峰。冯雪峰的邻居则是韦君宜,再隔壁则是绿原。

这里,随处可见如雷贯耳的名字:吴仲超,故宫博物院首任院长;唐兰,古文字学家、青铜器专家和先秦史学家、甲骨文研究专家;卢光照,画家,齐白石弟子,北京“齐派四大家”之一;许麟庐,画家,1945年经国画大师李苦禅介绍,拜齐白石为师,伴随左右13年……

影响

半部现当代文化史

1974年12月底,咸宁干校解散,合并于文化部另一所干校——原河北省静海的团泊洼。

然而,从1969年到1974年的这六年时光,6000文化人在向阳湖的集中下放劳动,已不可抹杀地成为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大事件。

向阳湖文化的主要研究者和推动者、咸宁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李城外对记者介绍,在1966年5月7日毛泽东发出“各行业应以一业为主、兼学别样,从事农副业生产”的“五七指示”之后,从1968年5月7日开办第一所五七干校到1979年2月全国停办,全国建起的“五七干校”总数达到1497所。然而论名人和大知识分子的数量和集中度,唯有咸宁向阳湖的五七干校,世所罕见。当年劳作和生活在向阳湖的这数千人,其文化成就横跨文、史、哲、艺术、博物、出版、电影等各大领域。这些人中,以冰心、沈从文、臧克家、楼适夷等人为代表的百余名大家,多成名于“五四”之后、新中国成立之前,其影响力与重要性,足以构成半部现当代文化史。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