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延安新闻网

时间:2013-01-08 19:13:34 | 来源:互联网新闻资讯 | 作者:综合 |

[导读]:编者按:今天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纪念日。党的九十年征程是一部奋斗史,九十年里,在党的引领下,我们的祖国从积贫积弱、备受欺凌,到建立新中国、实现改革开放和香港澳门回归,中华民族已屹立于世界强者之林。而这一切都是无数的革命先烈用生命和鲜血

    编者按:今天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纪念日。党的九十年征程是一部奋斗史,九十年里,在党的引领下,我们的祖国从积贫积弱、备受欺凌,到建立新中国、实现改革开放和香港澳门回归,中华民族已屹立于世界强者之林。而这一切都是无数的革命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可以说,没有革命先辈的抛头洒血,就没有我们今天强大的祖国和美好生活。今天,我们特意刊发一位革命老人对自己当年从事地下工作的回忆,以纪念党的九十岁生日。

    他曾是党的一名地下革命工作者,在白色恐怖笼罩的十年间,他冒着生命危险为组织传送书信,掩护革命同志安全转移,并积极发展地下武装,壮大革命队伍,为当地和平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叫张好智,黄陵县人。

    盛夏6月,记者走进黄陵县城一座简朴的单元楼,94岁的张老热情地把我们迎进家门,虽已年逾九旬,张老依然精神矍铄,行动自如,桌上的清茶,屋内的花草,无不显示着主人晚年生活的淡然与祥和。老人平时话不多,但回忆起年轻时参加地下革命工作的事情,还是显得激动而神采飞扬。

    19岁走上革命道路

    "我是1938年在李士弼的介绍下入的党,那年我19岁。"张好智说。

    张好智1919年出生于黄陵县太贤乡四圣村一个农民家庭,自幼家贫,断断续续读完初小,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桥山高小后,却因为家庭无力承担学费再次被迫辍学。战争年月,许多农民家庭连温饱都成问题,读书却成为张好智最大的渴望。不服输的他与父亲往返百余里卖炭为自己筹集学费,两年后如愿返回校园继续读书。

    1938年3月的一天,同在黄陵桥山高小读书的好朋友李士弼突然对他说:"现在从南方大城市,到关中、西安一带,每天都有几百年轻人到延安参加革命。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到处都是白色恐怖,祸害得百姓没法过日子。咱们这也有人去延安参加革命,你想不想参加?""参加么,为什么不参加?"张好智几乎没有犹豫地回答。当年只有19岁的张好智,因为贫穷数次辍学,社会的动荡让他从小尝尽生活的艰辛。为了读书,家里累计借了200块大洋的高利贷,每年60块的利息压得一家人喘不过气来,他早就不甘心在那样黑暗的社会里任人欺凌压榨,常常憧憬着有朝一日社会能够像传说的那样改头换面。就这样,没过多久,在李士弼的介绍下,张好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时黄陵县属于国统区,一切关于共产党的组织活动只能秘密进行。张好智经过短期培训,很快成为黄陵县地下党组织中的一员。他们除了利用学习之便鼓励青年人阅读进步书籍之外,还通过排演戏剧、书写标语等形式,在当地群众中积极宣传抗日。

    送情报磨穿老布鞋

    1939年,张好智从桥山高小毕业,因为家里没钱继续上学,只好留在距黄陵县城5里外的肖家川山岔梁初小教书。因为张好智是地下党员的缘故,山岔梁初小表面上是学校,实际却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秘密的地下交通站。白天,张好智正常教书,夜里,地下党员常常悄悄进入学校,布置任务,汇报情况,组织工作。因为学校地处山梁上,附近没有人居住,视野开阔,容易疏散撤离,这里经常成为地下工作者接头和召开秘密会议的地方。

    张好智的任务主要是给组织送书报、杂志和密件等,有时候也需要掩护组织成员进出黄陵县。黄陵县隆坊镇是有名的大镇,号称"隆半县",和富县南道德一带接壤,两县人在这一带来往密切。敌人封锁线留的"口子"就设在两地之间的一座土桥山,桥的两边"红区"、"白区"界限分明。张好智经常把需要送的普通书信交给当地做生意的亲戚往返捎带,重要信件则由自己亲自传送。

    要穿过封锁线到富县境内,需要到隆坊镇公所开证明信,当地人最常用的理由就是走亲戚。那时因为信息不通,再加上地下组织关系知道的人极少,即使顺利穿过封锁线到达边区后还经常会被自己的部队扣留。张好智就遇过两次这样的误会,最后由上线领导批条解释才被释放。据老人回忆说,那时候,送信的任务几乎每周都有,当时没有车只能步行。路最远的一次从黄陵到张村驿单程100多里地,基本全是山路,往返一次要走三天,为了赶路,他往往一路上顾不得吃喝,到目的地时腿脚全都肿了,脚上穿的老布鞋也磨穿了底子。有了这次教训以后,每次临走前他都要给怀里揣一双新鞋,这样的穿鞋速度,让母亲一个人赶不及为他做鞋,只好央求亲戚帮忙一起做。

    出叛徒险些被捕

    搞地下工作最"怕"什么?--凶恶的敌人?危险的任务?都不是,最可怕的,是内部出现叛徒!

    在张好智十年的地下革命生涯中,就曾遇到过这样一次在敌人的酷刑面前被捕的地下党员招供、4名党员被枪毙、地下党组织遭遇严重破坏的事,他自己也差一点被抓捕。

    虽然事情已过去60年了,提起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94岁的张好智仍然感叹自己能逃过那一劫可谓不幸中的万幸。

    1941年,国民党在国内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洛川、黄陵、宜君等地到处抓人,白色恐怖像瘟疫一样弥漫着。很多参与地下革命工作的人或被捕被迫招认,或听到风声逃亡外地,时任黄陵县地下党支部书记的晁清芳和一名重要的党员梁秀儒就在这一时期被人供出而遭遇抓捕。这两人被捕的那一天,张好智正在北村给学生上课,黄陵县教育督学杨先春特地跑了20多里山路赶来告诉他,让他通知梁秀儒的家人赶快把藏在粮囤里的书报资料销毁。张好智听了以后非常震惊,来不及细想赶紧去通知了梁家,随后又匆匆赶回四圣村自己家里,把留存的信件和资料也都全部销毁。

    党支部书记晁清芳被捕,黄陵县地下党组织可谓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所有党员全部失去了联系。最可怕的是不久后传来消息,晁清芳与梁秀儒和其他被捕的人员一样,架不住敌人的酷刑全都叛变革命。那时候,地下党组织采用按人分工单线联络,不准发生横向联系,除了自己的上下线,极少有人知道其他党员的身份,但晁清芳是黄陵县地下党组织负责人,一旦他全部供认,所有党员的身份必然暴露,张好智感到自己的处境万分危险,每天提心吊胆,除了给学生上课以外,其余时间都在学校外的庄稼地里转悠,准备随时躲避敌人的突然抓捕。

    十几天后,一直没有动静,张好智私下里打听才知道,晁清芳被捕后遭遇了敌人最严酷的刑罚,最后招架不住承认了自己是共产党员,并招认了部分已转往边区的地下革命工作者,没有完全出卖组织和暴露地下党员名单。张好智这才放下心来。不过黄陵县地下党组织却因此被迫停止活动,冬眠了3年多。组织冬眠的3年里,张好智是黄陵县地下党员中唯一与组织保持联系的人。

    策反国民党机枪连长

    1945年,张好智在道南村教书并担任校长,而当地国民党的一个治安联队就住在学校的院子里。治安联队的队长名叫张俊杰,是当地人,与张好智颇为熟悉。治安联队成立之初,人员、装备都十分落后,张俊杰想向上级申请,可惜自己不会写报告,于是找张好智帮忙。张好智代笔的报告写得很不错,张俊杰非常满意。那个年代在农村,有知识、有文化的人非常少,张好智作为乡村教师本身就很受人尊敬,张俊杰特地弄了一桌好酒好菜款待他,之后还经常请他到家里坐坐。这样一来二往,两人便更加熟识了。

    一天,两人交谈甚欢的时候,张俊杰突然对张好智说:"你怕是共产党哩?我看你说的很多话就和共产党说的一样,很有道理。你看我能参加共产党不?"由于弄不清张俊杰的真正用意,张好智心里"咯噔"一下,但表面上仍不动声色半开玩笑地说道:"你也把我看得太高了,我哪有那号本事。你想参加共产党还不容易,过了封锁线到陕北就能行!"

    张好智很快把这一次谈话反映给党组织负责人李士弼,党组织对张俊杰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秘密考察后,认为其思想比较进步,可以发展为共产党员。于是李士弼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张好智和另外一名党员韦明海共同完成。在他们的努力争取下,1946年正月,张俊杰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后,张俊杰升任为敌保安团机枪连连长,进驻县城进行治安防务,并借机为地下党组织创造了许多便利。同年8月,张俊杰带领机枪连后备三中队在道南村驻扎,张好智又抓紧时机,把三中队的排长张毓珍、刘建堂,班长刘相柏发展成为地下党员。

    1945年10月,黄陵城关区工委成立,张好智被任命为区委书记,在此期间,他一共发展了包括张俊杰在内的19名地下党员,为组织积蓄了力量。

    1948年,整个西北战场形势发生了逆转,2月底3月初,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在宜瓦战役中歼灭胡宗南部队29000余人,击毙国民党整编29军军长刘戡,顺利向南推进。黄陵县地下党组织闻讯激动不已。3月6日下午,张俊杰与韦明海来到张好智家里秘密商议了武装起义解放黄陵的计划。因为有张俊杰的机枪连在,地下党组织又策反了保安团三连连长李建邦、保警大队一中队队长张怀德打内应。

    1948年3月10日,黄陵工委率部队进城,不费一枪一弹,黄陵县和平解放。(记者 牛敏 杨旭春)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