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半路出家老人枣庙悬壶济世 颇受当地人爱戴

时间:2013-01-08 19:13:39 | 来源:互联网新闻资讯 | 作者:综合 |

[导读]:3月6日上午,省城青龙潭功德园里,年近六旬的小学老师陆广忠再次走到了一处墓碑前静静凝视。解放前,一位郭姓老人来到合肥南乡二十里枣庙(现在的省城经开区海恒社区

3月6日上午,省城青龙潭功德园里,年近六旬的小学老师陆广忠再次走到了一处墓碑前静静凝视。解放前,一位郭姓老人来到合肥南乡二十里枣庙(现在的省城经开区海恒社区),在当地悬壶济世,很受人尊敬。1959年,老人去世,被当地人就近安葬,此后由于建房修路,陆广忠将老人的坟墓迁移了两次。每年上坟,陆广忠都把老人当自己的祖辈一样祭奠,可是老人的坟头除了他们一家,就没有别人来过。陆广忠得知,老人还有两个儿子,于是,帮老人寻亲成了他的心结。

A 回忆 解放前枣庙有位悬壶济世的老人

合肥南乡二十里枣庙,因庙前一棵两人合抱不过来的大枣树而出名。据当地的老人回忆,当时的枣庙前有条枣庙街,是当时十分热闹的集镇,也是三河通向合肥的必经之路。

当年的枣庙位于现在的省城经开区习友路附近。3月6日,记者试图寻找时,它早已被高楼、厂房取代,而关于庙中一位老人的传说还一直留存。

解放前,一位姓郭的老人半路出家,栖身在枣庙里。这位老人会祖传医术,挖草药免费给当地村民治病。陆广忠是省城经开区海恒社区习友小学的老师,当时他家就住在枣庙隔壁。

他说,孩子长疖子,老人用膏药贴上,几天就好了。老人的医术不只这些,“他还会拔火罐、治跌打损伤甚至拔牙。”老人乐善好施、悬壶济世,颇受人尊敬。

1959年,老人去世时,当地的生产队就将老人安葬在村里。

B 秘密 老人在旧社会是一名刽子手

陆广忠回忆,自己的父亲是老人的一位忘年之交。陆广忠记得,自己小时候身上长了疖子,就到老人的庙里,请他帮忙治疗。“他对小孩子很和蔼。”

而在父亲的嘱托下,家里有什么吃的,陆广忠也都会一次次地给老人送过去。“只是那年头也没什么好吃的,就是一些新鲜蔬菜、梅干菜、咸豆角之类的,送过去时他也很高兴。”

农闲之时,陆广忠也常围在父亲的旁边,听父亲和老人在一起聊天,但一直不见老人的亲人到来。

所以,在陆广忠的心里,这位慈善老人的身世也是一个谜,后来他才得知,“来庙里之前老人是旧社会的一名刽子手。”这在当时是一个秘密,当地只有两个人知道,也就是老人的两位知心好友,陆广忠的父亲和当地的一位乡绅。据说,老人看破红尘,才栖身在这间庙里。

C 变迁 他将老人的坟墓迁移了两次

老人去世后的第二年,陆广忠的父亲也去世了,他将父亲安葬在老人坟墓的旁边。上世纪九十年代,当地拆迁改造要建高楼,墓地面临着搬迁。“老人虽然跟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们早把他当成了亲人。”陆广忠把老人和父亲的坟墓一起迁到了村子旁边的一处加气站附近。

2010年,加气站旁又要修路,墓地需再一次搬迁。这一次,陆广忠制作了两块墓碑,一块给自己的父亲,一块给老人。

如今在省城青龙潭功德园里,老人的坟墓和陆广忠父亲的坟墓仅距几十步远。陆广忠只知道老人姓郭,但不知道他的名字,于是就给他取了个很大气的名字——郭建峰。与别人的墓碑不同的是,老人墓碑上的落款是邻居陆广忠。

D 寻觅 七旬老会计记起老人的姓名

对于老人来枣庙之前的信息,陆广忠知之甚少,只是知道老人有两个儿子,一位曾在肥西磷肥厂当会计,一位在六安。

这一消息的得知也很偶然,上世纪七十年代,村里有人去肥西磷肥厂买肥料,与厂里的会计聊到枣庙时,那位会计透露,“我姓郭,你们那枣庙是不是也有位老人姓郭,那是我的父亲,我还有一位兄弟在六安。”

陆广忠回忆,当时老人在当地有两位好友,除了自己的父亲,另外一位就是当地的彭姓乡绅。这位乡绅也早已去世,他的儿子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是一位老会计,如今住在海恒社区福禄园小区。

记者敲开彭老会计的家门,听记者问起这位老人,他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回忆起往事,“他是一位好人,当时很受当地人欢迎。”

但是,老人什么时候来的枣庙?老家在什么地方?彭老也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沉默了好半天,突然抬高声音,“我记得了,老人叫郭本根。”其余的,他也不清楚了。

陆广忠说,村子里他父辈一代的老人基本都已去世了,再加上村子拆迁后,当年的邻居也住得四分五散,想了解老人更多的信息十分困难。

E 心愿 有生之年要努力找到老人后代

老人墓前的泥土中还隐隐透出黑色的纸灰,“这儿不会有别人来,这是我年三十烧的纸钱。”

陆广忠的女儿胡朝娣说,每年清明和过年,父亲都会带着子女来祭拜。

在陆广忠的家中,还保留着老人唯一的遗物——老人拔牙的金属镊子,老人经常义务地帮当地老人和小孩看牙齿。

按照当地的风俗,人死后的物品都不能保留,当年陆广忠的父亲悄悄地留下了镊子做纪念,父亲去世时,把这件遗物传给了陆广忠,他保留至今。

陆广忠说,每年上坟时,看着别人的坟头人来人往,而老人那里除了他一家子不会有别人,他心里一阵失落。“老人是有子女的,我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把遗物和坟墓交给他的子女。”

他说,老人去世时,他的两个儿子也曾来过,但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他们也许不会想到,自己的父亲在异乡的坟墓还一直保留。

在学校教书时,陆广忠抽不开身,但他一直在打算,“明年我就要退休了,等退休后,我计划着在我有生之年花一番功夫寻一寻老人的后代。”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