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吴英案判决后的财产谜团

时间:2013-01-26 01:40:19 |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 | 作者:综合 |

[导读]:吴英案判决后的财产谜团, 吴英案涉及的不仅是一个31岁生命能否延续的问题,更折射出民营中小企业的融资难与民间资本难以找到合法途径走向台面的尴尬现实,而财富

  吴英案涉及的不仅是一个31岁生命能否延续的问题,更折射出民营中小企业的融资难与民间资本难以找到合法途径走向台面的尴尬现实,而财富去向,也是引发各界追问的谜团

  一名31岁的女子在经过5年的囹圄生活之后,正等待着最高法对她的死刑复核。相比自己的生命是否能够延续,伴随其名字的那些亿万财富已然不再重要。吴英的生与死,已具有了中国民营经济发展中的符号意义。

  近日,吴英的父亲吴永正、代理律师张雁峰接受了《小康》记者的专访。吴永正对女儿的财富去向提出了疑问,而张雁峰认为,案件至今争议的最大焦点是民间借贷与集资诈骗罪的界限。

  最高法“审慎处理”

  吴英一直被称为“亿万富姐”,2006年福布斯富豪榜上她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女富豪。然而,光环笼罩之后连接的是梦魇般的人生:2007年2月7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浙江东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随后被逮捕;2009年12月18日,金华市中院依法作出一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吴英死刑;2010年1月,吴英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2012年1月18日,浙江省高院对被告人吴英集资诈骗一案进行二审判决,裁定驳回吴英的上诉,维持死刑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法复核。

  正是从一审到二审的死刑判决,引发了国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

  在春节过后的亚布力论坛上,经济学家张维迎在评说吴英案时连说了四个“意味”:“吴英被判死刑意味着中国公民没有融资的自由;意味着融资是特权而不是基本权利;意味着建立在个人自愿基础上的产权交易合同仍然得不到有效的保护;意味着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仍然受到摧残,说明我们还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这番话赢得了在场诸多企业家的强烈共鸣与持久掌声。

  2月14日上午,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惩毒品犯罪的例行发布会上,最高法新闻发言人孙军工亦首次对吴英集资诈骗案进行了回应,称已受理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报送复核死刑的吴英集资诈骗案,将依法审慎处理好本案。

  最高法官方措词中“审慎处理”的表述也足以表明其对该案社会影响、敏感性的了解,以及最高法对待此案的慎重。

  除了学界、企业界的呼吁,吴英的父亲吴永正、代理律师张雁峰也在为吴英的命运做最后的奔走呼吁。接受《小康》记者专访时,因救女心切,吴永正言辞激烈,称吴英被判死刑是黑恶势力主导,并称之前在吴英资产处置的问题上,存在财产被缩水贱卖、珠宝不知去向等疑问。

  吴永正称,吴英和其麾下本色集团的资产主要包括房产、汽车、珠宝等。目前吴英仅公安机关查明的房产就价值5亿元,完全可以抵掉3.8亿的负债。而且仓库中大概还有1亿元的家纺、建材等库存,因为事发前建材城正准备开业。而现在这些东西也已不知所踪。

  但不无泄愤之言的吴永正最后仍表示,相信最高法会给吴英案带来一个转机,给她一个公道。为了替吴英争取最后生机,几年中吴永正给采访媒体提供案件资料的复印费花费已近5万元。

  吴英的代理律师、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雁峰向《小康》记者透露,最高法审理死刑复核一般有两种方式:阅卷或提审被告人。而死刑复核最终结果在程序上也并无时效限制,短者十几天,长的也有数月之久。

  张雁峰称,除已将律师委托手续递至最高法,下一步,他和另一位代理律师杨照东也在着手写案件材料(辩护词)希望与最高法进行“书面沟通”。

  同时律师也在积极争取与吴英会见,但被拒绝。事实上,法律并没有死刑复核阶段律师不得面见当事人的规定。张雁峰认为,阻挠是在“省里”,同时传出的讯息是,吴英在看守所中情绪尚好,“还在写材料”。

  “吴英模式”的是与非

  张雁峰获准最后一次会见吴英是在二审判决前的十几天。那时吴英很着急,但对判决仍有信心。在张雁峰的眼里,吴英年轻好胜、倔强、爱认死理,同时又聪明、爱学习、记忆力极好。

  这一点在吴父对吴英的童年记忆里得以印证。上学前,幼年吴英陪在外做工程的父亲吴永正在甘肃玉门度过,在回老家前,吴英已认识两千多个汉字,有些文字诵读如流。

  在狱中,吴英仅凭记忆力所回忆起的每笔往来数字均准确无误,让律师张雁峰都为之诧异。

  初中毕业后,吴英没有考上理想的高中,一年后,吴永正通过关系把吴英送到东阳技校财会专业就读。可是当时东阳经商之风已经日渐兴盛,在还有半年就要毕业时,吴英再次辍学经商,时年19岁。

  不过退学后的吴英最先到了姑母的美容店学女子美容,该店是当时东阳第一家女子美容店。也是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吴英认识了很多有身份的顾客,包括公安、财政、工商、税务等方面的人,为日后事业扩张打下基础。

  2001年,吴英和丈夫周红波结婚并开起了自己的美容店。渐次羽翼丰满后,喜来登KTV、千足堂足浴、韩品服饰等事业逐渐做大,通过两年的积累,吴英的资产达3000万,拥有固定员工180余人。

  2006年4月至10月,吴英一口气注册成立了12家企业,包括本色汽车美容店、本色布兰奇洗衣店、本色酒店管理、本色洗业管理服务、本色电脑网络等。这些公司大部分落址在当年相对冷清的东阳市汉宁西路和通江北路一带,时称“本色一条街”。同年11月,吴英将本色商贸、本色广告、本色酒店管理等8家公司以子公司名义组成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吴永正至今仍认为,吴英的想法是打造集聚创意、创新的商业连锁模式。而这种模式也得到了商界有识之士的认可青睐,但就在此时,吴英厄运来临。遭人绑架之后,又被当地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限制人身自由。事业戛然而止,资金链也就此中断。

  张雁峰也对吴英的经营理念及模式感到惋惜。他告诉《小康》记者,事实上,在此之前,集资来的7.8个亿,吴英已经凭借个人能力还了一半。

  吴永正对《小康》记者的说法是,年轻气盛、不懂规矩的吴英惹到了当地的某些势力才遭此灭顶之灾。

  吴永正的四个女儿中,吴英是长女。在狱中,吴英托人告诉丈夫周红波希望离婚,免得拖累是家中独子的丈夫,而周红波对吴英仍抱有一线希望。

  财富去向谜团

  律师张雁峰认为,案件至今争议的最大焦点仍是民间借贷与集资诈骗罪的界限。他认为,吴英不符合集资诈骗罪的要件之一——该罪的对象必须是不特定公众。而正相反,吴英一案的11名债权人相当明晰,即都是吴英的周遭朋友。

  法学界泰斗张思之在一份致最高法的公开信中,也认为,吴英所集资金大多流入当地实体经济领域,属合法经营范畴,故无诈骗行为。另外,张雁峰称,该案件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案件尚未审判,东阳市政府便公告查封本色集团,直接导致吴英不能还债。

  而查封的资产去向不明,这也是吴英父亲所力争的。在向《小康》记者提供的几十份材料中,便夹杂着被吴永正称为“有问题”的吴英财产拍卖公告等若干证据。

  在所有的投资中,房产投资成为吴英最大的手笔。仅几个月的时间,她即投入近1亿多元。且吴英所购房产,大部分为沿街商铺,极具升值潜力,如今这些房产已经价值5亿,东阳公安曾经想拍卖,在吴英律师的抗议下,拍卖不了了之。2007年吴英被捕后,浙江省东阳市公安机关将酒店、汽车等进行了拍卖。吴永正认为,“公安机关不仅无权处置,通过拍卖,原来投资5000万的概念酒店,以450万拍出,使她的财产缩水为十几分之一。”

  “另外在吴英的判决书中显示,吴英通过购买大量的珠宝堆在办公室制造她经济实力雄厚的假象,但这些价值两个亿的珠宝下落何处?我去公安追问数次,均没有得到答复。”吴永正说。

  也正基于认为吴英的真实财产受到侵蚀,吴父称,如果最高法不予核准吴英的死刑,他也不希望发回重审,由于对当地司法的极度不信任,吴永正希望“异地审判或者最高法提审”。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