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保护现状堪忧

时间:2016-07-27 06:12:43 | 作者:综合 |

[导读]:走近十八座呈扇形分布于陕西关中北部的“关中唐十八陵”,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在这里,能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在这里,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在这里,18座帝王陵就是18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

  走近十八座呈扇形分布于陕西关中北部的“关中唐十八陵”,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在这里,能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在这里,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在这里,18座帝王陵就是18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

  时间快转到现在。屹立千年的“关中唐十八陵”现状如何?而针对其的保护又有何困局、如何解局?为进一步了解情况,人民网兵分多路,历时一个月时间进行了走访、调研。

  历史的化石:一座陵就是一座城

  夕阳映照在塬上,给唐献陵镀上金色的余晖。

  走在陕西省三原县徐木塬上,清风拂面,树木苍翠,望着气势恢宏的陵墓,俯仰之间,仿佛就是千年。陵墓中,长眠着大唐帝国的开创者唐高祖李渊。


  唐高祖献陵是李世民为其父亲李渊修建的,献陵仿制汉陵规格,为封土陵。自李世民开始,唐代帝王们从节省开支和保障陵墓安全角度考虑,开始依山建陵,于是唐代大多数陵墓沿着关中北部的山脉、自乾县的梁山向蒲城的金栗山依次排开,形成了气势恢宏的唐代陵墓群。

  陕西考古研究院隋唐考古专家张建林长年主持陕西唐陵大 遗址保护的考古调查项目,对于唐陵的研究比较深刻。在他看来,唐代帝陵经过几代探索,在乾陵建造时确立了唐代自己的帝陵制度。唐代帝陵陵园设计理念、布 局、陵园石刻的配置是古代陵寝发展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唐陵对外辐射影响最大,其模式为周边其他少数民族的王陵修建提供了参考样式,吐蕃王陵、突厥可汗在突 厥建的可汗陵,朝鲜半岛新罗王陵都是在仿照唐代帝王陵墓形式的基础上建成的。此外,唐陵的石刻是中国陵墓石刻发展的一个顶峰,从体量、气势、造型、种类上 看,唐陵石刻都可称为古代陵墓石刻之冠。


  在乾陵、桥陵、建陵、崇陵可以看到大量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

  王双怀,陕西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著名的唐史研究专家。在他看来,分布于关中平原北部的一座座唐陵是大唐帝国的一个缩影,集中地反映了唐代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制度文明。唐陵是现代人了解唐代的一个窗口,是留给当代乃至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唐十八陵的陪葬墓等级都非常高,出土文物丰富,对于了解当时的社会状况、民族关系都具有重要价值。因此,保护好唐陵对后世而言,意义特别重大。”王双怀坦言。

  对于唐陵的价值,多年从事文物保护工作的陕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周魁英理解最深。提起唐陵,周魁英如数家珍。他所理解的唐陵不仅包含封土和石像,“唐陵是陕西文化中特色最突出、最具有代表性的文物。每座陵园都是个庞大的建筑群,最核心的部分是封土及封土下的地宫,除此之外还有内城、外城,每个陵园都有献殿、乳台、阙楼,一座陵就是一座城,而不是一座孤零零的封土,陵区地上建筑和地下建筑共同构成了唐陵这一座座历史珍宝。”

  现实的忧虑:有些地面文物正在消失

  我们在走访中发现,历史、自然以及人为等诸多原因的存在导致陕西十八座唐帝陵中大多数的保护情况不容乐观。陵墓离生活区过近、陵墓封土垃圾较多、石刻缺乏有效保护、旅游发展与陵墓保护情况不协调等问题随处可见。


  在礼泉,唐肃宗的建陵,由于历史久远,神道已成了一个很深的沟壑,周围的村民沿沟壑两岸居住,陵墓两边的石像有的矗立在村民门口的麦地里,有的在村民的家门口。村民生产生活对陵区文物影响的痕迹较多,这给文物保护带来一定的安全隐患。


  在唐十八陵中旅游发展较好的乾陵,我们发现,石刻与游人之间没有任何隔离措施,时不时有游客随意触摸石刻,细观这些石刻,人能够得着的地方已被磨得光滑,特别是特别是六十一国番臣石像,该石像上有字的地方已被游人触摸得字体不清。


  在唐中宗的定陵,凤凰山两侧的山体因采石破坏严重,陵区石刻损毁也较为严重。陕西省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据史料记载,章陵、定陵等唐陵早在唐末五代时期就遭到了破坏,特别是近代以来,不少唐陵又遭受了严重的损毁。

  采访中,当地文物局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由于县域划分,有些唐陵处于两县共管的情况,这一情况不利于陵区的统一管理。比如唐贞陵陵园地跨泾阳、淳化两县,唐崇陵陵园横跨泾阳、三原两县,高祖李渊献陵陵区地跨三原、富平两县,地域划分不一、管理分散为唐陵保护增添了不少隐患。


  目前,唐陵地面留存最珍贵的文物当数石刻。唐陵石刻材质是石灰岩,现在的酸雨对石刻影响比较大,夏天太阳暴晒突然阵雨浇淋也容易对石刻产生伤害。采访中不少专家认为,对石刻采取一定的防雨措施很有必要,总比放在露天任由风化强。

  对于唐陵的保护,多年关注唐陵保护工作的王双怀教授用“心寒”表达了自己的无奈。王双怀认为,目前唐陵保护状况堪忧,在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的双重作用下,地面文物以及帝王陵墓陪葬墓破坏比较严重,帝王陵园地面遗迹基本没有得到保护,有些甚至正在消失。

  王双怀说,许多陵墓的石刻破坏比较严重,尤其是有些陪葬墓的石刻等级非常高但是没有得到较好的保护。还有过去曾经发掘的帝王陵墓比如李宪墓,发掘之后反而破坏比较严重。

  “桥陵里面的息国公主墓、代国长公主墓碑,都是唐玄宗亲自书写的,这么好的墓碑没有得到很好保护,有的断作两节在田地里面斜放,还有些地面上的石狮都没得到很好保护,让人很痛心。”王双怀告诉我们。

  保护困局:“小马拉大车”的文保护模式值得商榷

  在王双怀看来,唐陵在保护方面没有一个严密的制度,在人力物力方面投入严重不足,管理体制不顺是唐陵保护面临的最大问题。


  乾陵,被称为唐陵之冠,地面、地下文物非常丰富,乾陵管理经历了由陕西省下放到咸阳市再下放到乾县的历程。王双怀告诉我们:“唐帝陵管理下放级别越低,人 们对它的重视程度就越低,地方很难兼顾唐陵保护。有些帝王陵墓没有具体的保护措施,没有专人负责,只划了保护边界,任由自然和人为破坏。从干部到群众对唐 陵保护意识不够,重要性认识不足,没有自觉保护唐陵的观念,这是唐陵保护存在的现实问题。”

  “唐陵保护的关键是要提高认识,做好当地群众和干部的教育工作。”张建林说。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据官方互联网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