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内蒙古多伦辽代贵族墓葬揭开神秘面纱

时间:2016-08-21 09:02:29 | 作者:综合 |

[导读]:2015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铁公泡子村村民在村子附近的小王力沟发现盗洞并报警。随之考古队的进驻和抢救性发掘,使一处沉睡千年的辽代贵族墓葬重见天日。因墓葬规格之高,出土文物之集中、精美,墓葬主人身份之显贵,这处辽代贵族墓葬入选了2015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

  2015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铁公泡子村村民在村子附近的小王力沟发现盗洞并报警。随之考古队的进驻和抢救性发掘,使一处沉睡千年的辽代贵族墓葬重见天日。因墓葬规格之高,出土文物之集中、精美,墓葬主人身份之显贵,这处辽代贵族墓葬入选了2015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

  高规格辽代贵族墓葬

  去年5月,在接到铁公泡子村村民发现盗洞的报警后,多伦县文物局和公安局工作人员立刻赶到现场勘察。

  盗洞深七八米,仅能容一人通过。多伦县文物局工作人员爬入盗洞勘察发现,盗洞直通到墓室,其内砖砌结构清晰可见。在判断其为高规格墓葬且被盗扰时间不长后,多伦县文物局随即向锡林郭勒盟文物局和内蒙古自治区文物部门进行了报告。

  去年6月,由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锡林郭勒盟文物工作站和多伦县文物局组成的发掘保护队,对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共清理了M1、M2两座大型墓葬,取得了重要收获。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辽代贵族墓葬发掘领队盖之庸介绍,M1由墓道、墓门、过洞、甬道、墓室组成,全长25.6米,其中墓道为长方形斜坡阶梯状,墓门为拱形,甬道呈长方形,墓室为砖砌圆形,直径4.8米至5.22米。M2由墓道、前庭、墓门、过洞、甬道、主墓室组成,全长40多米,其墓道呈斜坡式,前庭由青砖垒成,墓门为仿木结构,甬道略呈长方形,主墓室为圆形,直径3.92米至4.28米,由青砖砌成。

  “墓葬规格非常之高,为辽代的贵族墓葬。”盖之庸对记者表示,比如M1墓门上用砖砌的5个斗拱,用墨色勾勒出轮廓,里又用朱、黄等色彩填充,斗拱间隔处还用朱、墨、褐等色彩勾勒出三朵阔叶团花图案,都手法细腻、色彩艳丽。斗拱上方用绿色琉璃瓦当装饰的手法,在辽代考古发现中十分罕见。再比如M1墓室地面铺设的方砖,用红、白两种彩绘绘制成璧形图案,图案中又用朱彩勾勒莲瓣花纹,这种用花纹彩绘装饰地面的手法,也是以往辽代墓葬发掘中仅有的。

  出土大量精美文物

  “两座墓葬经多次盗扰,墓主人尸骨已无存,但仍出土了大量随葬遗物。”盖之庸表示,M1出土的遗物主要有铜、铁、瓷、琥珀、银等,其中鎏金铜渣斗、三节莲花形铜灯、手持柄式莲花香炉,皆为铸造,造型精美,为不可多得的辽代文物精品。随葬马具由于盗扰,大多已无存,仍出土了不少精美的马具构件,其中双龙纹银鎏金马具饰片极其珍贵。

  M2虽也被盗扰,但由于墓室椁木等坍塌将随葬品掩盖,使得银、玉、琥珀等大量文物未被盗走。此次出土的金花银镂空凤纹高翅冠、包金框龙纹玉焊腰、银链白玉组佩、金流苏等,与之前发掘的辽代陈国公主墓出土遗物相似,但制作更为考究,工艺也更臻完美,属辽代文物珍品。

  “M2还出土了大量精美的瓷器。”盖之庸说,这些瓷器以定窑白瓷、越窑青瓷为主,其最大特点是器口、器足大多包着金饰,且有金、银盖,反映出辽代宫廷用瓷气派,其中仰覆莲纹白釉定瓷罐、鹦鹉纹影青执壶、银鎏金卷荷叶纹白瓷盖罐等,都胎质细腻,釉色明亮,纹饰华丽、生动,反映了当时制瓷工艺的高超水平。此外,M2还出土了5件玻璃器,玻璃器呈绿、墨、褐等色,器形主要有瓶、执壶等,根据质地分析应为伊斯兰玻璃,为草原丝绸之路研究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

  M2主人为萧太后外孙女?

  如此高规格的墓葬,其墓主人究竟是谁?随着发掘的进一步展开,在M2中发现的一盒墓志,给考古人员提供了答案。

  墓志为汉白玉质,略呈方形,边长89厘米。墓志盖盝顶,四周围绕的十二生肖面部丰腴,神态传神,颇具唐风。墓志中部阴刻篆书“故贵妃萧氏玄堂志铭”几个字,正书首行撰“大契丹故妃兰陵萧氏玄堂志铭并序”,其上详细记载了墓主人的生平、身世等情况。

  “M2出土的墓志有对后族萧氏姓氏来源的相关记载,称辽皇族耶律氏为汉室之宗。后族系出兰陵,而兰陵萧氏之祖为汉宰相萧何子孙,辽代后族萧氏也世选为辽代宰相,这与《辽史》记载相同。”盖之庸说,同时《辽史·圣宗本纪》统和四年九月载“皇太妃以上纳后,进衣物、驼马,以助会亲颁赐”,统和十九年三月载“皇后萧氏以罪降为贵妃”,查询《辽史》,辽圣宗仅此一个贵妃。因此我们怀疑,墓主人即为辽圣宗第一位皇后,也就是赫赫有名的萧太后的外孙女。

  “墓主人这一身份,对辽代家族谱系研究以及辽史研究有极大的补充作用。但现在很多资料尚未整理,结论有待探讨。随着墓葬资料整理的深入,对辽代历史研究存在的许多困惑将有望解开。”盖之庸说。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据官方互联网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