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聚焦文化遗产]贵阳“茶马古道”遗址寻访录(图)

时间:2013-06-28 10:18:25 |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 | 作者:黄丽媛 |

[导读]:贵州是否在茶马古道的定位范围内,一直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然而,日前国务院传来喜讯,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川黔滇“茶马古道”入选。其中,包括贵阳市境内的长坡岭古道、蜈蚣坡古道(含蜈蚣桥)、黑泥哨古道、黑泥哨牌坊、青岩古道等五处。

云贵旅游地理 贵州贵阳6月28日讯(记者 黄丽媛)贵州是否在茶马古道的定位范围内,一直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然而,日前国务院传来喜讯,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川黔“茶马古道”入选。其中,包括贵阳市境内的长坡岭古道、蜈蚣坡古道(含蜈蚣桥)、黑泥哨古道、黑泥哨牌坊、青岩古道等五处。

近日,记者走访了贵阳的几处古道遗址,才明白了“草掩石阶蹄踏过,难寻马道沧桑”的辛酸与感慨。

A.长坡岭古道:昨日茶马道 今日幸福路

?【数字点击】

长坡岭古道位于白云区长坡岭森林公园内,现存路段始建于元代,重修于明代,青石砌筑,长近3公里。

为了探访昔日的茶马古道,近日,记者来到贵阳金阳新区的长坡岭公园。据了解,长坡岭森林公园离贵阳市中心15公里,总面积3486亩,跨越白云、乌当两个区,属于贵阳环城森林带中的一段。该公园是整个西南地区最优质的天然森林草地,82.96%的森林覆盖率让这里有着贵阳市“生态博物馆”之称。

顶着炎炎烈日,当记者来到公园时,已是大汗淋漓。然而,一走进园内,一股清新凉爽之气扑面而来,都说长坡岭森林公园是天然的“森林氧吧”,果然名不虚传。园内一片草原,整饬、养护良好的混交景观林挺拔隽秀,如银针布地;林下盛厚的草地如绿毯铺地,不染一尘;园中有个樱花湖,沿湖杨柳低垂,生意盎然,湖面碧波潋滟,林影云映,岸边的樱花林已具规模。可惜此刻是夏日,若是春天樱花盛开时节,红白相间,一定美不胜收。

周末,公园内游人颇多。记者在公园工作人员的指引之下,终于找到了这条昔日的茶马古道。在记者看来,这条古道与一般的青石小道并无差别。

记者来到时,古道上有一对年轻的新婚夫妇在拍婚纱照。新郎西装笔挺,笑容灿烂,新娘裙衣飘飘,娇美的脸上尽是甜蜜。带路的公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年进入夏季后,几乎每天都有年轻的新婚夫妇来这里拍婚纱照,成了这条古道,甚至是整个公园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当记者向该工作人员询问这条古道的历史情况时,工作人员难为情地摇摇头说,他只知道这是一条较有历史的古道,详细的情况不得而知。

虽然没有了解到这条古道的历史情况,但是这位工作人员最后的一段话,让记者觉得这一趟没有白来,他说:“这条道或许有着深刻的历史内涵,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在公园里工作几年了,在这条古道上看得最多的是幸福,每天都能看到牵手散步的情侣,或是忙着拍婚纱照的新婚夫妇。这条古道,昨日或许是茶马古道,但是今日,是一条幸福之路。”

B.蜈蚣坡古道:养在深闺待人识

?【数字点击】

蜈蚣坡古道(含蜈蚣桥)位于修文县洒坪乡,距今620余年,是古代黔中地区连接水西彝族地区(今毕节地区)的唯一通道,长约5公里;蜈蚣桥是横跨猫洞河的三孔古桥,为从“龙场驿”至“六广驿”的必经之路,桥长41米,高11米,宽5米。

日前,记者来到修文县洒坪乡蜈蚣桥村,看到了茶马古道之蜈蚣桥。据介绍,蜈蚣桥是横跨猫洞河的三孔古桥,以做工精细、工程宏大、保存完好著称,属于明朝洪武年间水西彝族首领奢香夫人统领时期修建的“九驿十桥”,距今620余年。蜈蚣坡古道长约5公里,是古代黔中地区连接水西彝族地区(今毕节地区)的唯一通道,也是连接云南、四川的重要通道,是奢香九驿中目前保存得较为完好的部分。蜈蚣坡古道与蜈蚣桥作为茶马古道之贵州重要路段,今年获评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虽说蜈蚣桥是奢香九驿中目前保存得较为完好的部分,但是记者看到蜈蚣桥时,一股沧桑感油然而生。或许是刚下过大雨的缘故,桥面大面积积水,而且有多处损毁,桥身也长满了大量绿草植物,几块残栏断碑在桥头横躺着,上面的浮雕依稀可辨。

据了解,2011年有关方面曾对蜈蚣桥的桥面进行了清理,并为桥两端修建了档土坡和排水沟。但是直至目前,也没有成立针对蜈蚣桥和古驿道的文保人员队伍和专门的保护机构。

蜈蚣桥村的村民告诉记者,经常有很多游客来这里游玩,但是很少有在这里消费的,他们翘盼着政府加大投入和保护力度,让“国保”焕发新的风采,也让他们富裕起来。

“要让外界认识到蜈蚣桥和蜈蚣坡古道的旅游价值,首先就是要解决交通的问题。”修文洒坪乡政府文化服务中心主任李大忠告诉记者,从洒坪乡到蜈蚣桥的修路计划,已经在规划和实施中。不久,一条崭新的道路即可将深山里的蜈蚣村与外界连接起来,蜈蚣桥和蜈蚣坡古道即将迎来扬名天下的机遇。

C.黑泥哨古道:被时光掩盖的古驿道

?【数字点击】

黑泥哨古道位于清镇市黑泥哨村,明洪武年间建成,是贵阳从西南方向通达云南的主要通道中的一段,青石砌筑,长5公里。

在清镇市青龙街道办事处所辖的黑泥哨村,有一条古老的驿道,它曾经是贵州高原上的一条“高速公路”,古代士兵曾站在这些青石板上回望故乡,村民商贾也在旅途茶话中留下许多市井故事。但是,近日记者走进黑泥哨村,目光所及尽是各种时髦的民居建筑。

记者向村民打听古驿道的情况时,村民们说的最多的是“老街”。据说,以前那里居住着很多人家,大家沿着古石板路开设店铺、马店,为过往的客人提供食宿,非常熙攘繁华。

在地理位置上,黑哨村一带是古时由黔至滇的必经之道。

据历史记载,明朝洪武十四年(1381年),明太祖朱元璋,率三十万大军来到贵州,讨伐云南梁王。据载,其主力军25万人由湖南辰州、沅州抵达贵阳后,经黑泥哨古驿道进入清镇。到了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明朝政府设置威清卫,管辖黑泥哨。据说古驿道“老街”的形成,就是因为曾经设立过明代军队御守哨所——— 黑泥哨。

据《清镇县志》记载,明末威清卫(现清镇城区)有15哨,黑泥哨为一大哨,驻扎着军兵25名,其余各哨都聚集于黑泥哨周围。当时的黑泥哨在保证威清卫与布政部院(今贵阳市城区)的贯通连结上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这条驿道东达贵阳,向西进入清镇城(明代洪武年间称威清卫),再往西南,可达云南,西北可过鸭池河到四川。

600多年过去了,曾经这条驿道上的熙攘繁华,已经被时光所掩盖,在岁月的流逝中悉数消失。官道已经被废弃,但是它的存在犹如一首耐人寻味的老歌,向后人传唱着历史的沧桑巨变。

D.黑哨泥牌坊:见证古道的沧海桑田

?【数字点击】

黑泥哨牌坊建于清道光十六年,白绵石建造,三间四柱三层,高5.7米,宽9.15米。

走在黑泥哨光滑的石板路上,记者感到时光似乎倒流了,仿佛身边或是进京和进省城赶考的长衣学子,或是驮盐的马帮,耳边马铃阵阵。

可惜,沧海桑田,曾经热闹繁华的黑泥哨,如今只是一个历史遗迹。据当地村民介绍,现在的当地居民十有八九是后来搬迁来的,了解驿道上繁华过往的人并不多。而驿道两旁的房屋地基院落遗产,已经被泥土掩盖,依稀难辨。

庆幸的是,在黑泥哨有一座古老的牌坊,可以向我们讲述这条驿道上一个感人的故事。据说,清朝时,黑泥哨住着一户熊姓人家,父亲叫熊孔珍,儿子叫熊天香。熊天香的父亲早年亡故,其母熊刘氏为抚养儿子,含辛茹苦,终身未改嫁。熊天香长大后,事业有成,为了纪念母亲并传扬其母的德行,上书清朝政府,后得朝廷文告,准予旌表其母,建造了这座牌坊。

牌坊均选用白棉石建造,料石都用公母隼两接。牌坊上面阴刻有“道光十六年五月十六日。男熊天香奉赦谨建。匠人陈有美”等字;中间横坊顶上刻有凤凰及狮子滚绣球的浮调,稍下阴刻“节妇熊刘氏喜大学士刘彬之女,处士熊孔珍之妻,于道光十二年,奉巡抚部院嵩题”等字。牌坊柱上刻有对联,因年长日久,多数字迹已经风化,无法便认。

据村民介绍,中间两柱顶端,原来各放一只雕琢精巧的石狮,重100多公斤,军面朝西。两边矮柱顶端,各饰一飞檐,像凤凰展翅。石柱上放有一只市海螺,用嘴一吹,声音洪亮。但是这些雕刻作品现已损坏失踪。

据了解,黑泥哨牌坊的建筑年代比花溪青岩古镇现存的三座牌坊要早,在贵阳地区现存的牌坊中已不多见。

E.青岩古道:幽幽古镇茶飘香

?【数字点击】

青岩古道位于花溪区青岩镇北苦蒜坡和龙井村上关口,为贵阳粮道要津,辟于明万历年间,现存8公里。

青岩镇因附近多青色岩峰而得名,古为屯田驻兵之地。明崇祯十一年(1638年),大旅行家徐霞客经过青岩,曾在游记中写道:“青岩其城新建,城中颇有瓦楼街市,是贵省南部要害。”

青岩素有“茶马古道”、“南部要塞”之称,与黔东南镇远、赤水丙安、锦屏隆里并称贵州省四大古镇。现存的青岩古道位于青岩镇北苦蒜坡和龙井村上关口,长8公里,“茶马古道”凝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已经渗入了整个青岩镇。

在贵阳生活了快十年,记者对青岩古镇并不陌生,已经不记得曾几次到过这个美丽的小镇。只是之前每次都是奔着青岩的卤猪脚、豆腐、红薯干等美食而来,不曾细细品味古镇的茶马文化。

在青岩古镇上,记者不曾看见马,但是挂着各式各样“茶道”字样的招牌或小彩旗的茶店很多。记者随意走进一家茶馆,店主人热情地上前招呼,之后端上一壶好茶。记者本是一个不常喝茶的人,品茶更是不会的,品茶论道对记者来说,只是电影或电视剧中一个唯美的场景。然而此刻,当茶汁从喉管缓缓而下,感觉压抑已久的情愫在悄然释放,心情愉悦了起来。/西部开发报

千百年来,数不清的马帮在这条道路上行走
千百年来,数不清的马帮在这条道路上行走
青岩古镇城墙
青岩古镇城墙
黑泥哨牌楼
黑泥哨牌楼
黑泥哨古道
黑泥哨古道

茶马古道是一条人文精神的超越之路,是历史文化的载体
 
延伸阅读:风传远去马铃声

太阳刚刚爬上竿头,空气里的清凉渐渐散去。宽阔的原野上,一条小道通向山外,一阵清脆的鸾铃夹杂着马蹄声渐行渐近,蜿蜒的山路上走来一队人马。男人们手中高扬着马鞭,而骡马的背上负着重重的货物,还斜插着一面红旗。高亢绵长的山歌伴着有力的马蹄声和清脆的鸾铃声在山间飘扬。这就是我印象中的马帮。

我出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马帮的故事对我来说是非常遥远的存在。对马帮会有印象,源自于小学时学校组织看过的那部经典电影——— 《山间铃响马帮来》。就是通过这部电影,我第一次了解到我们西南曾经有马帮这样一种独特而古老的交通方式,也第一次知道在西南的险山恶水和原野丛林之间,绵延着一条神秘的古道,它曾是西南山村与外界的唯一纽带。千百年来,我们的祖先就从这条路上赶着马帮,驮来茶叶、盐巴和各种山货,也驮来一个个传奇,串起了众多民族和不同文化的交融,它就是茶马古道。

这几天,有幸走访了贵阳的几处茶马古道遗址,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在滇、川、藏“大三角”的原野丛林,在横断山脉,从古到今,茶马古道就像谜一样地存在着,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惊心动魄的道路。马帮们走茶马古道的故事,可以说是一部传奇般的史诗。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岭南人,但这却是我第一次走进这条古道,走进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古闻马道传茶道,今踏阶行觅径行。草掩近来蹄印过,风传远去马铃声。”这是我几日来走访贵阳几处茶马古道时的感受。如今,在几千年前古人开创的茶马古道上,成群结队的马帮不见了,清脆悠扬的马铃声远去了,马背上的茶草香也消散了。然而,我想,留印在茶马古道上的先人足迹和马蹄印记,以及对远古的那份记忆,早已凝聚成一代代华夏子孙永不舍弃的民族精神。

我走访古道回来的第一件事情是看纪录片《茶马古道》。看完之后,突然想起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中的一段话:“汉地的货物运到藏区,是我们这里不产这些东西吗?不是的,不过是要把藏汉两地人民的心连在一起罢了。”我想,这才是我们对茶马古道应有的理解。茶马古道不仅是一条贸易通道和经济走廊,更是一种开放的胸襟,融合的姿态,是兄弟民族之间割舍不断的血脉。(兰尔)

 

“茶马古道”与贵州的是是非非

茶马古道是我国文明史上的一大奇迹。随着现代交通的发达,这条自唐宋以来延续达一千多年并在岭南的丛山峻岭中发挥过重要联系的茶马古道,早已丧失了昔日的地位与功能,成为了历史的遗迹,渐渐地远离我们的生活。但是,它作为中华民族形成过程的历史见证者,作为中华民族一份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依旧熠熠生辉。

随着茶马古道历史意义和文化价值的日益凸显,关于茶马古道的研究风起云涌。但是大多数学者将目光集中于滇川藏地区,而将贵州排斥在茶马古道研究的视野之外。对此,贵州的学者们自然心有不甘,如贵州著名历史学专家范同寿就曾在《当代贵州》发表题为《“茶马古道”与贵州》一文,文中明确提出,贵州境内的多条古道,正是当年人马川流不息,一派喧哗的茶马古道。

近年来,贵州境内的茶马古道遗址越来越受到历史学界和文化学界的关注,于是在茶马古道的研究范围中有了“川黔滇之说”,贵州曾经在茶马古道上发挥的重要作用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茶马古道源于茶马互市,这是毋庸置疑的。而贵州在历史上的茶马互市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是不争的事实。

贵州有着悠久的种茶历史,直至今日,贵州茶在全国,乃至国际上都享有盛誉。2006年,贵州省茶科所专家在沿河县境内发现了上千年的古茶树群。据说,这一重大发现至少将贵州产茶的历史上推至西汉年间。唐人陆羽在《茶经》中就对贵州茶极为推崇,称“(茶)黔中生思州、播州、费州、夷州……往昔得之,其味极佳。”宋元以后,贵州茶已享誉全国,其中不少成为贡品。更值得一提的是,1915年,都匀毛尖茶在美国旧金山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勇夺金奖。

贵州不仅种茶的历史悠久,产马的历史也久远,据说早在唐朝,贵州的罗甸马就很有名了。到了南宋时,北方马市断绝,川马、广马、滇马和黔马成为马的主要来源。黔北播州、黔西北罗氏鬼国,黔中安顺,黔西南自杞国等都成了非常活跃的马市,云南大理马、广马都运经这些马市进行转卖。

贵州悠久的种茶和产马历史,使贵州的一些古镇和古道成为当时茶马互市中的物质集散地和茶马古道中的重要路段,于是成就了让一代代贵州人至今难以忘怀的马背上驮出的辉煌。

山间铃响马帮来的场景已经成为历史,黔贵大地苍翠的丛林里早已没有了蹄嗒蹄嗒的马蹄声和清脆悦耳的铃铛声,唯有风声依旧,驿道依旧。(农忬)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