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非遗艺术品“活”文化的拍场探路

时间:2016-07-04 11:11:56 |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据官方互联网 | 作者:综合 |

[导读]: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传统文化以及手工技艺的关注乃至扶持,而伴随这种热度的升温,一直略显偏门的非遗艺术品逐渐在市场抬头,无论拍卖会、博览会,抑或文交所都成为这种门槛较低的艺术品的新出路,特别是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以质取胜的当下,似乎为其注入了一种新活力。

  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传统文化以及手工技艺的关注乃至扶持,而伴随这种热度的升温,一直略显偏门的非遗艺术品逐渐在市场抬头,无论拍卖会、博览会,抑或文交所都成为这种门槛较低的艺术品的新出路,特别是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以质取胜的当下,似乎为其注入了一种新活力。

  从混浊状态到新形式

  6月19日,由广东省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广东万众拍卖有限公司主办的“岭南迎春非遗文化艺术精品拍卖会暨2016首场岭南文化艺术精品竞买会”盛大举办,包括端砚、潮绣、广绣、陶艺、牙雕、紫砂壶、潮州手拉壶、青瓷等非遗精品纷纷亮相拍场。可见,主办方试图打造一场非遗艺术品的文化盛宴。

  一直以来,非遗艺术品似乎离收藏很遥远,而体现在艺术品市场中,它又多在偏冷中徘徊,很难称得上热门。毕竟,它多零散分布,没有规则,而且常以“杂项”的身姿出现。正如有人说,“当前的非遗艺术品收藏市场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

  然而,就在2011年,北京翰海首次推出了“燕京八绝·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大师工艺精品”专场拍卖会,给其身份正名;同年,北京市文化局与北京荣宝斋又联合主办了“首届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作品拍卖会”,成为传统手工艺品进军高端艺术品收藏圈所迈出的第一步,是适应当下艺术市场“拍卖热”而出现的新形式。

  2012年,上海朵云轩亦举办了上海首次非物质文化遗产精品拍卖会,成交总额774.4万元,其中一件黄花梨木雕《达摩祖师》更以260万元夺魁;而就在今年的4月24日,上海拍卖行“天工开物——第二届上海非遗精品拍卖会”举槌,此次拍卖会汇聚了100余件非遗拍品,涵盖了曹素功墨锭、鲁庵印泥、传统铜香炉、金山农民画、上海细刻、海派紫砂、海派玉雕、三林刺绣、沉香香品等非遗精品。而首届澳门·非物质文化遗产暨古代艺术国际博览会也在此时间段内举办。非遗艺术品再次引发极大关注。

  上海市收藏协会副会长、上海拍卖行顾问陈克涛表示,非遗艺术品从老一辈非遗传承人手里流传至今,是一份丰硕厚重的精神文化遗产,很多人都秉持“保护”它们的心情,特别是热爱非遗艺术品的藏家。它不应被博物馆等束之高阁,而应顺应当下,开发其潜在价值。拍卖算是其中的一种方式,它起拍价低,更容易吸引眼球,引发玩家的关注。而从占领市场的角度来看,拍卖提升了非遗艺术品的知名度,起到了一定推广效果。

  “随着国家对非遗传承与保护的重视,各个地区基本都会定期组织并举办一些非遗作品的展览等活动,不过,展览毕竟只是静态展示的窗口,一旦开幕式结束,就鲜有人光顾。”业内人士坦言,要让更多人了解非遗艺术品,必须制造一些新热点,最好能与市场相结合,比如通过拍卖、博览会、文交所等形式将其继续延伸。

  以拍卖为例,拍卖行相关人员会针对潜在的客户资源选定题材,设定非遗拍品的估价。“通过拍卖提升一种意识,并以市场经济的概念宣传和推广祖先传承下来的宝贵资产。让更多人了解非遗艺术品符合现代人的自然需求、物质需求、精神需求以及审美需求,让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加强思考生活与文化艺术之间的内在联系。”业内人士谈道。

  “就拍卖本身而言,它就是一个平拍交易市场。”朵云轩党委书记崔晓力曾在采访中提及,大部分的非遗目前商业化程度不高,仍处于“藏在深闺人不知”的阶段,需要搭建一个走向市场的通道。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