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一份判决 双方满意 三亲高兴

时间:2016-08-06 08:39:00 | 作者:综合 |

[导读]:新闻提要 :民谚常说做天难做四月天,蚕要温和麦要寒;判案难合两方意,赢家欢喜输家烦。时下法院判决难,难就难在:胜诉一方高兴,败诉一方难满意。但贵州省黄平县人民法院却迎难而上,努力践行习近平总书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要求,以服判息诉案结事好双方满意为追求目标,于是出现了这样一幕: 感谢你们法官判决后又来开导我。我确实应该考虑到,我已出嫁,户口也迁出娘家了,不应该又到娘家去

 

        

 新闻提要:民谚常说“做天难做四月天,蚕要温和麦要寒;判案难合两方意,赢家欢喜输家烦”。时下法院判决难,难就难在:胜诉一方高兴,败诉一方难满意。但贵州省黄平县人民法院却迎难而上,努力践行习近平总书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要求,以服判息诉案结事好双方满意为追求目标,于是出现了这样一幕:

 “感谢你们法官判决后又来开导我。我确实应该考虑到,我已出嫁,户口也迁出娘家了,不应该又到娘家去争要土地利益,何况嫂嫂在我娘家千辛万苦地操持,守寡后还把侄儿侄女拉扯大,很不容易。所以我服从法院的判决,还感谢法院帮我同娘家实现了和解!”面对法官的案后回访,浪洞镇浪洞村农妇唐某菊感慨说。

唐某菊娘家在纸房乡天马村六组。1980年天马村土地承包到户,她与父亲唐某民、母亲陈某珍、弟唐某富、弟唐某军一起承包了田土,1984年结婚后户口迁到浪洞乡浪洞村。30多年间,她原在娘家的承包地一直由父母和两个弟弟耕种管理,父母和两个弟弟病故后,土地即由嫂嫂翁某莲耕种。去年国家修公路征用唐家承包地,补偿了71824元;另一宗田土由政府协调给白某某家作宅基地,白某某给付唐家130180元。两项补偿合计202004元。 

唐某菊认为,她作为土地承包人之一,应分享唐家土地补偿款,“但娘家人就是不给”,于是唐某菊就将嫂嫂翁某莲和高中刚毕业的侄儿小唐,要求法院判令二被告给付土地款40400元并承担诉讼费。

县法院第二人民法庭受理此案后,到双方所在地作了细致调查,并两次组织调解未果,便于20天内开庭审理。庭上,身为被告的嫂嫂翁某莲辨称:她于1994年与唐某富结婚,1998年遇上第二轮土地承包,是按当时家庭户的人口承包的,而原告户口已迁出并没分得土地,当然不该得这笔钱。她还陈述说,丈夫和公公唐某民、婆婆陈某珍多年生病,均由她独自照护,里里外外一把手,又要耕田又要养育小孩,维持家庭受尽艰辛,还欠下一大笔债务;得到补偿款后,她用于还债和小孩上学。村民唐某林出具证言,证实翁的公婆及夫弟去世后,承包土地本要退给村民小组,但因当时要交公余粮而无人接收,即由翁耕种管理至今。

翁某莲两个不满18岁的儿女看到姑妈与母亲在法庭上冷言诉辩,泣不成声地一再央告说,“求求姑妈不要告我妈了,妈妈盘养我们好苦好苦啊!”感动得旁听的乡亲,一个个潸然泪下。

法庭审理查明,原告唐某菊1984年出嫁后,将户口迁至浪洞村四组冉某某家户口簿上,脱离了其父唐某民的家庭户,进入了冉某某的家庭户,成了新户的家庭成员,从此未对原承包地耕种管理。同样,翁某莲于1994年与唐某富按民间习俗举行婚礼后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并把户口迁至原唐某民的家庭户,成为其家庭成员的一份子,并与唐某富共同生育了三个子女。合议庭认为,原告唐某菊现已不是原娘家所在村的村民,也不是原唐某民户的家庭成员,而且在第二轮土地承包时,未作为娘家的家庭户人口承包土地,唐某菊现在身为浪洞村村民和冉某某的家庭成员,要求到另一个集体经济组织参与分配承包地征收补偿费,既不合法,也不合理。

有鉴于此,法院依法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唐某菊所有诉讼请求,并由其负担案件受理费810元。

送达判决书时,法官又请来寨老协助,对当事双方耐心开导,嫂嫂自愿承担案件受理费,将810元钱交给姑妈唐某菊。唐某菊终于被亲情打动,当即表示息诉说,“法官判得在理,乡亲讲得在情,我不上诉!”对于法院的判决,原告的两个亲妹妹和一个堂弟也满意地说,“法院这样处理,既公道又合民情,让我们一大家子找回亲情,重新回到一团和气!”据了解,原告现在已经和被告及被告的妹妹和堂弟和好如初。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据官方互联网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