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旅地聚焦]出走非洲(图)

时间:2013-08-21 22:48:39 |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 | 作者:凯伦成芳 郭明 |

[导读]:肯尼亚时间比国内晚5个小时,当地时间早上9点,结束了16个小时的飞行后,我终于抵达了肯尼亚首都的内罗毕国际机场。非洲扑面而来的第一印象,出乎意料的是干净。在这个设施陈旧且不算很大的内罗毕首都机场,处处都干净且整洁,外面还不时有工人不断地用拖把拖着人行道,机场外的出租车和各种接人的车辆也十分干净整洁。

云贵旅游地理 8月21日讯 在非洲广袤无垠的土地上,最精彩的动物表演每天都在上演。这里不仅有最原生态的非洲风情,更有最让人为之动容的生命迁徙之旅;这里既是动物的天堂,也是人间最美的地方。这里,就是肯尼亚。

非洲初印象

肯尼亚时间比国内晚5个小时,当地时间早上9点,结束了16个小时的飞行后,我终于抵达了肯尼亚首都的内罗毕国际机场。非洲扑面而来的第一印象,出乎意料的是干净。在这个设施陈旧且不算很大的内罗毕首都机场,处处都干净且整洁,外面还不时有工人不断地用拖把拖着人行道,机场外的出租车和各种接人的车辆也十分干净整洁。

汽车刚驶出机场,大片广袤的平原便映入眼帘,没有高楼大厦遮挡视线,让内罗毕机场周边的环境显得十分清爽。内罗毕市区没有太多的高层建筑,但却有很多大型的飞禽栖息在树上。大鸟们张开宽大的翅膀在树木与建筑物之间飞来飞去,让人不禁联想到昆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老昆明文庙的树上也站满了的白色大鸟。

在当地导游的带领下,我慕名来到了电影《走出非洲》的原著作者——丹麦女作家凯伦·布里克森的故居。凯伦故居位于内罗毕市区,当年丹麦女作家凯伦·布里克森经营咖啡生意破产回到丹麦,她的庄园由丹麦政府出资购买,赠送给肯尼亚政府。故居原来占地面积600亩,凯伦曾在这里画面、写作、种植咖啡豆,让非洲的土著孩子们上学,现在的凯伦故居只有当时的1/30。当年拍摄《走出非洲》电影时,肯尼亚政府禁止摄制组在故居进行拍摄,为此,《走出非洲》剧组花了一年的时间,仿造凯伦故居建造了一个凯伦庄园和内罗毕城来用于拍摄电影,因此时至今日,凯伦故居都保存得很好。在内罗毕,凯伦大道及一些有关凯伦的纪念物,都标志着肯尼亚人民对这位丹麦女作家凯伦的尊重和怀念。

触摸非洲之美

第二天清晨,我们乘车前往位于肯尼亚南部的安博塞利国家公园。司机杰克逊是一名有经验的老司机,人很幽默,相处的9天时间中,每天都洗车换衣很是干净。

车载对讲机是这里的特色,司机们一路叫喊相互告知动物的信息,声音很有特色,杰克逊更是一个开车寻找动物是一流的高手。从内罗毕到安博赛利开车要5个小时,大多是高速公路,当汽车转向草原时,杰克逊告诉我们非洲“按摩”开始了,汽车一路扬尘在无人的旷野上,大有狂野非洲的风采。我们居住的帐篷营地就位于安博赛利国家公园边缘,令人意外的是,旅游公司为我们安排专门的厨师威尔森已先到达,他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等我们,食物天然、美味可口。

安博塞利国家公园位于肯尼亚与坦桑尼亚交界地区,公园面积为392平方公里,在这里能清晰看到的乞力马扎罗山。位于赤道附近、高5895米的乞力马扎罗山是非洲的第一高峰,尽管终年覆盖着积雪的壮观景象已不再,山顶的雪只有少少两片了,但山下的莽原景色却十分优美。

杰克逊打开车顶篷以便我们近距离触摸非洲的美。才进入安博塞利国家公园,周边的一切就仿佛进入到了一个梦幻世界。在非洲特有的合欢树下,成群的斑马、长颈鹿、羚羊、角马、鸵鸟、大象……这些在电视中才得以一见的动物,竟然就这样出现在我们眼前!动物们在大草原上优哉游哉的自由觅食、休憩,丝毫不理会我们在敞篷车上的欢呼雀跃。动物们离我们是如此之近,能清楚地看到它们身上各异的色彩与纹路。它们都很硕壮,美丽的身体与自然融为一体,动物们就在大自然中自由自在的活动,特有的姿态神情同周围环境极其和谐,此时你会被这种无法形容的美所震惊,感叹造物主创造的奇异世界,此情此景真是人间最美。

安博塞利大草原动物们品种很多,我们满眼皆是收不尽的美景与动物的世界,动物们对一辆辆敞篷车并不在意,当车停驻时它们自自然然围着车走,仿佛车也是草原大自然的一部分。一头斑点鬣狗在两三米的距离定定的看了我们一会儿,便跑去不远处它的同伴群中去了,它们就是《狮子王》中令人讨厌的坏蛋,但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它依然可爱;长颈鹿走起路来非常地优雅,它们的蹄子上有一撮白色的毛,是长颈鹿家族的贵族,三、四只在一起就能组合成一个个奇异的立体图案,当你与长颈鹿的眼睛对视时,它们长长的眼睫毛十分迷人;大象家族总是几十头在一起,可爱的小象会紧紧跟随母亲。一头小象在睡觉,大象妈妈一动不动地用自己的身体给小象宝宝遮挡阳光;不远处一只胖河马咚咚咚往前跑,憨态可掬。每一个场景都是极美的画面,动物与自然,构成最完美的世界。

为了拍摄到更美的风景,第二天一早我们再次走进安博塞利国家公园。刚进到公园不久,就看到了一头孤独的公狮,守着一头刚被开膛破肚的小河马尸体。因为距离太近,河马的尸体显得血腥而恐怖。杰克逊告诉我们,这头河马是头天晚上被狮子捕杀的。看着眼前血腥的场景,我百思不得其解:单独一只公狮是怎么咬开河马如此厚实的毛皮呢?也许另有属于动物们的故事已悄然发生在了昨夜……

领略非洲文明

分散在安博塞利国家公园周围居住的马赛人(Masai),是东非著名的少数游牧民族。马赛人衣着鲜艳,手握细棍,男女都穿有大大的耳洞,他们能歌善舞,直立高跳更是马赛人都擅长的活动,但他们不爱拍照。

为了近距离了解马赛人,我们来到了安博塞利国家公园旁的一个马赛部落。说是部落,不如说是一个马赛大家族。这个家族部落的首领有10个妻子,60个孩子,他们所有的财产都是大家共同拥有共同分配的。马赛男人成婚一般在20多岁,而女孩在15岁就可以嫁人了。这个大家庭的16个土屋规整围成一圈,房子是用树枝和干燥的牛粪建造而成,外围是几米高带刺的荆棘,形成天然屏障,阻挡了野兽们对人与牲畜的侵扰。

现在负责管理的小族长只有27岁,他告诉我,他母亲是父亲的第四位妻子,能看出他在族人眼中威望很高。与其它部落不同的是,这里许多小孩子坐在地上写作业。小族长说,这些孩子都来自他建立的学校。在学校里,孩子们学习马赛语和英语及各种知识,他们画的《美女与野兽》十分生动,老师就是他们本族人。马赛人用干燥大象粪便作燃料,为我们现场演示的钻木取火不到两分钟,就生起了火。马赛人相信万物都有灵性,他们与野生动物为邻,但是他们从不食包括鱼在内的野生动物,只以自己放牧的牛羊和乳为食,牛羊十分充裕。他们过着原始自然的生活,没有给大自然界带来一点的污染,可以说他们是地球上最自然、最真诚的守护者,他们是非洲大地最和谐的组成部分。

见识非洲狂野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横跨了肯尼亚和其邻国坦桑尼亚两个国家,总面积达到了4000平方公里。其中肯尼亚境内有1500平方公里,坦桑尼亚占地2500平方公里,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野生动物保护区。

刚到马赛马拉的第一个晚上,大家都被动物激烈撕咬声惊醒。那是斑点鬣狗与守护家群的猎犬打斗的声音,同时传来牛羊惊恐绝望的叫声,声音持续了很长时间。凌晨4点,我们便赶往乘坐热气球的地点,巨大的气球升空的一刹那,在广袤的马赛马拉草原上,我们看着前方的太阳冉冉升起,地下的各种动物在奔跑,壮观的场景,让人与自然完全融合在一起。气球落下时,早已准备好的荒野香槟早餐,让人感受到当年殖民者在非洲草原的舒适与享受。

马赛马拉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哺育动物家园,拥有95种哺育动物和450种鸟类,是动物最集中的栖息地和最多色彩的荒原,非洲著名五大兽,狮子、豹、大象、河马、鳄鱼,这里都能轻而易举的见到。

每年旱季,几十万头角马和成群的瞪羚、斑马、大象和犀牛,从坦桑尼亚北部的塞伦盖蒂大草原到肯尼亚西南的马赛马拉。而紧随着这些食草动物游走草原上的就是狮子、猎豹等食肉动物,看到它们辛苦地猎食,虽然同情被弑杀的动物,但目前食肉动物显然已成为弱势群体,它们的数量在不断减少。千百年来,非洲“野生动物大移民”的壮观景象——动物大迁徙一直在这里上演。

尽管我们没有看到角马横渡马拉河的壮观场面,但是看到它们为做渡河准备的场景也非常有意义。清晨,角马们向马拉河边聚集,成千上万的角马群,有序地排列等待过河,马拉河边几条鳄鱼,一动不动的伏在岸边,河边的树上站满了兀鹫,几个小时的时间里,角马大军不断的选择渡河机会,但最终它们选择了放弃。2006年,角马在大迁徙时,因为领头的角马选择的渡河路线出现问题,导致近万头角马被淹死,今天的领头角马的慎重态度可想而知。 乐动玩家 凯伦成芳/文 凯伦成芳 郭明/摄 /春城晚报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