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云南抚仙湖:面对多起溺亡事件救生员梦想照进现实(图)

时间:2013-08-08 22:08:22 | 作者:杨 茜 龙宇丹 |

[导读]:8月6日,早上10点的抚仙湖风浪不小。在瞭望室内,老曹用望远镜不住观察着远处。救生员们每天的工作从早上9点到晚上7点。到中心的第一件事,是总结昨天的工作,并对今天工作进行分工。一般两个救生员留守瞭望室,两个救生员驾驶救援艇巡逻,其他救生员待命,或是沿水岸线巡逻。

救生员说,他们做的是正事,但其实是边缘人。

抚仙湖救援队当天值班的队员合影

云贵旅游地理 云南8月8日讯(记者 杨 茜 图/记者 龙宇丹)8月5日,抚仙湖澄川上,车来车往,车牌有云字头、渝字头,还有川字头,而车里坐的大都是冲着这片湖水来的游客。路上,几个孩子,有的拿着游泳圈,有的甩着毛巾,一脸兴奋地朝湖边奔去。在这个炎炎夏日,有谁能拒绝I类水质湖水带来的清凉?

但是,他们是否能看到湖水潜藏的危险。

7月26日,一名少年在澄江抚仙湖立昌风景区游泳时溺亡;8月3日,两名小伙在救两名溺水儿童时,其中一名小伙不幸溺亡。今年,仅抚仙湖禄充段,就已有5人溺亡。

抚仙湖水域复杂,平均水深约90米,几乎就没有浅处,就像救生员谢志东说的那样:“有时离岸5米,水深就8米。”

抚仙湖的另一个特殊点,是水温低。时值8月,天气炎热,而抚仙湖的水温为22~23度。

抚仙湖水上安全每年宣传力度不小,但仍然管不住很多人的腿,面对多起溺亡事件,我们在反思的同时,走进了抚仙湖水上救援中心。

提醒游泳者的尴尬

“大多数时候,有的游客不愿意穿救生衣。第一次提醒,他们会好好说‘没事’,等我们提醒到第三次,有的游客就开始骂了。”

44岁的“毛胡子”谢志东是一名在抚仙湖边干了10年的救生员,同时也是禄充风景区水上救援中心的队长。在他身上没有一丝人们印象中救生员标志性的橘黄色:灰色的大T恤,深蓝色的半截裤,张牙舞爪的头发和胡子环绕着古铜色的脸,让他在人群中显得很突出。

在这个水上救援中心,一共有10名救生员,负责抚仙湖禄充段近3公里水岸线的水上救援,这里节假日时每天有约两三万人次的游客量。他们的大本营,是一个立在禄充风景区主要沙滩段左边的瞭望塔,蓝色的板房外面,挂着巨大的电话牌:救援电话0877-6610995。

登上这个高约4米的瞭望塔,20多平方米的空间被隔成了两间,大的一间是瞭望室,从这里可以看到救援中心管辖的3/4的水岸线。值班的救生员在这守着一部电话、一架大望远镜、一套广播设备。小的一间是救生员们的值班休息室,通宵值班时,他们就在这里休息。

值班的救生员老曹正盯着水面。老曹这一班要值5小时。除了守救助电话,做救援日志,更重要的是盯着水面,并不时用广播进行警示。

一会儿,他打开喇叭,滚动播放:尊敬的游客,为了您的自身安全,请注意以下安全提示——乘船、游泳必须穿好救生衣,携带救生器材;游泳须有同伴陪同,请不要让同伴离开你的视线;抚仙湖是公开水域,风险比游泳池大,请正确评估你的能力……

“我们一发现可疑情况,就会广播警示。”谢志东说。所谓可疑,是指有人下水游泳没有穿救生衣,或是看起来游泳动作异常。

10分钟内,老曹开启了3次广播警示,有一次他拉过话筒直接喊话:“水里没有带救生器材的游客,请上岸穿好后再游。”

岸边两三米处,3个男子正带着孩子在戏水。“他们都没有穿救生衣。”救生员李贵涛自言自语了句,便起身走过去,提醒他们下水需要穿救生衣。几个男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继续戏水,似乎李贵涛说的与他们无关。“他们说没事没事。”李贵涛折回来坐下。

“大多数时候都这样,有的游客觉得自己游泳技术很好,不愿意穿救生衣。”谢志东说,“第一次提醒,他们会好好说‘没事’,等我们提醒到第三次,有的游客就开始骂了。”他们还曾遭到游客的投诉,“说我们在骚扰他们。”

“你们的标准是下水就得穿救生衣?即使就在岸边?”“这不是我们的标准,这是抚仙湖的标准。”谢志东说,抚仙湖水域复杂,平均水深约90米,几乎就没有浅处。他指着刚才岸边那群男子。果然,其中一名男子往水中走了几步,水从他的腰部迅速没到了下巴,他忙往岸边回走了几步。“有时离岸5米,水深就8米。”

抚仙湖的另一个特殊点,是水温低。时值8月,天气炎热,而抚仙湖的水温为22~23度,“最高也就是24度了。”谢志东说,习惯了在泳池里游泳的人,来到这里会有些不适应。

警示、预防是谢志东认为救援中心首先要做的事情,“救援毕竟是补救措施了。一旦事情发生,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公开电话,在有救援需要时,我们第一时间接电话,第一时间组织救援。”

救援中心的现实

“救生浮标,没有;海浪救生板,没有;机动救生艇,有;救生撬,没有……”他指着教材上列出的器材一一对照现状。

救援中心2004年试运行,2005年正式成立。当时谢志东正面临着下岗。家就在禄充的他当过3年兵,1990年转业,后在县里旅游公司里开客船。1997年眼看公司不行了,他办理了停薪留职,2006年他彻底下岗。

刚刚成立的禄充风景区救援中心找他来帮忙开冲锋舟,他喜爱水,有这么个亲近水的机会,他就同意了。

当时救援中心刚组建,救生员教材是省体委的工作人员带来的中国救生协会2004年出的《中国救生员培训教材》。这本教材分静水救生和海浪救生两部分,“我们属于海浪救生。”谢志东说,里面包括海浪游泳、浴场设备及管理,海浪救生器材。“救生浮标,没有;海浪救生板,没有;机动救生艇,有;救生撬,没有……”他指着教材上列出的器材一一对照现状。

经培训,他们有了救生员证。在他看来,一名救生员的标配是:墨镜、救生浮漂、面镜、脚蹼。可现在除了自己买的墨镜外,他们一无所有。“救生浮漂2005年中心刚成立时买过两个,用了一年,因为侵蚀太严重,都失效了。”这两个救生浮漂仍躺在瞭望塔里。

2009年,禄充风景区成立了公司,由当地村民集资入股。现在,救援中心归禄充社区管理,每年社区拨款16.8万元。禄充社区党总支书记谢文聪介绍,这些拨款中,有5万元来自澄江县旅游局,其他由社区出,此外有时还会有些零碎经费。

2005年救援中心正式成立时拥有18名救生员,而现在,仅有10名救生员,其中有4人是从最初坚持下来的。救生员中,年纪最大的是44岁谢志东,最小的是仅18岁的徐俊。其他救生员大多二三十岁,大都是本地人。

决定一个新人是否能进救援中心的,是被救生员们称为“老大”的谢志东,他有二星潜水教练员资质,现在,他按照中国潜水协会的教材,对这些年轻人进行评估、培训。

“要成为我们的救生员,首先身体要健康,其次是有游泳技能。”谢志东所说的游泳技能,包括能双手举物踩水3~5分钟,屏气潜水3米等。不过,他最看重的是人品。“看他是否敬业,是否热爱这个工作。”

此外,他还要教授一些急救知识,最常用的就是心肺复苏术了。学完这些,通过谢的考核和评估后,在中国潜水协会办理相关手续,就可以拿到救生员证。

在瞭望室内张贴的《救援中心管理规定》里有一条“上班在岗时必须穿工作服”,可是一名救生员穿了黄衣红裤的救生员工作服。“为什么不穿工作服呢?”谢摇摇头:“穿着出去有时还麻烦。比如他们没穿救生衣在水边,我过去提醒哈,他认为你是好心,但我穿着工作服过去,他会说你多大个救生员啊。”

救生员们的一天

救生员沿水岸线巡逻时,主要留意没穿救生衣下水的游客,以及“泳姿变形”的游客,“那很可能是他出问题了。”

8月6日,早上10点的抚仙湖风浪不小。在瞭望室内,老曹用望远镜不住观察着远处。救生员们每天的工作从早上9点到晚上7点。到中心的第一件事,是总结昨天的工作,并对今天工作进行分工。一般两个救生员留守瞭望室,两个救生员驾驶救援艇巡逻,其他救生员待命,或是沿水岸线巡逻。

节假日,游人涌向岸边时,救援艇的巡逻时间就增加了。目前救援中心有3艘救生艇:“海狼”、“海豹”和“海狮”,“海豹”是最新一艘。“平时风小时就由年轻的开,风大时就由我和老大开。”救生员李贵涛解释说,风浪一大,小艇开着一颠就会进水。

整个禄充景区水岸线,游人分布的地区以救援中心为中心点,左右两边各约1公里,“再往外去人就很少了。”谢将禄充段水域分为4个区进行管理,其中沙滩位于二区,就在瞭望塔旁,属重点监控区域。“求助主要分为两类,一是游船出去了无法回来,二是溺水。溺水又主要集中在靠岸边的水域,我们重点盯这块。”救生员沿水岸线巡逻时,主要留意没穿救生衣下水的游客,以及“泳姿变形”的游客,“那很可能是他出问题了。”

每天的天气、水面情况,出船、接到的求助电话及处理,值班救生员都要详细记录在救援中心日志中。

这是8月5日日志中的部分记录:

9:53 接139****5125,称其船被缠,“海豹”,赶往查看离岸边10米左右,船舵被绳子绊住,“海豹”帮其解脱,船上有6个人。

10:48 接137****2900称她们的船走不了,“海豹”出船帮其查看,船是被绳子绊住,“海豹”将其解脱,船上有6人。

11:01“海豹”巡逻至3区,一名游泳者游泳无法游回,离岸边5米左右,“海豹”将其送回。

15:02 “海豹”巡逻全区有65条船只,对游泳未穿救生衣的游客进行安全警示。

解救游船占了其中主要部分。不只是5日,翻看之前的救援日志,记者发现,游船求助都是占了大部分。其中原因,在此后对重庆游客刘女士的采访中或许能窥出一二。刘女士说,5日她和妹妹带着两家的孩子在景区坐铁游船,结果刚出去了六七米,就回来了。“到了水上觉得没有一点安全保障。因为我们中有人不会游泳,虽然穿了救生衣,但风浪一大就有点怕。关键是我们船上没有一个本地人,如果要有一个当地的安全员跟着,那可能就好多了。”上船前,他们听到了救援中心的广播,记下了求助电话,以备不时之需。记者了解到,景区内游客租游船后,都是自己操作,不配备当地船员或是安全员。因此,一旦游船在湖上出现走不了、绳子缠绕的情况,都是找救援中心。

漩涡中的救援行动

谢志东从朋友处听说自己成了“名人”,他觉得很委屈,几次说不屑于与网友对骂,又几次说起当天的救援过程。

一旦救援中心接到有人失踪或溺水的求救电话,会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具体来说:

立刻出艇。一般是一人驾艇,两名救生员随行,中心所有人都要关注这件事,随时准备增援;拨打120,同时联系村里卫生所医生,村里的卫生所有时会没人,需再拨打120,急救车从澄江县城赶来;联系派出所;向社区领导汇报。

在历次救援中,有个小女孩让谢志东印象极为深刻。“那天接到求救电话,说有人失踪。我们赶到家属说的那片水域搜索。我们在搜索时,失踪男子的七八岁的小女儿就一直在问我:‘爸爸是不是不能再陪我游泳了?’”这让谢志东心里很不好受,最后找到男子时,已经是遗体了。“她妈妈一直在哭,我本来劝她,不要让孩子看到爸爸这个样子,最后家人还是带小女孩去见了她爸爸最后一面。她见爸爸嘴边有根水草,她伸手把它拿掉:‘爸爸你是不是被水草缠住了,我帮你拿掉,你又可以陪我去游泳了。’小女孩一滴眼泪也没掉。”

为了便于救援,救援中心就设在游人集中水域的中心,谢志东说,他们一般能在3分钟内驾艇赶到事发地点。由于抚仙湖水能见度高,救生员到达后,先进行扫视搜索,如果能看到溺水者在水中位置,救援会快得多,“尽量避免在没有发现溺水者时贸然下水。”谢说,有时他们也会一个猛子下水去找,“屏气潜水到3米就会很难受了,但只要能看见,就去拉。”《救援中心管理规定》中有条惩处规定:救生员在岗时发生溺水或翻船而未能及时发现者,属失职行为。扣除本人工资100元,引发死亡事件的必须主动辞职。

近来,谢志东与救援中心因一起溺亡事件卷入了一场舆论漩涡。7月26日,一名16岁少年溺亡,谢志东参与了救援,在确定少年生还无望后,他出面联系了打捞队。打捞队要价两万元,双方谈好后,少年的遗体被打捞了上来。有网友以“携尸要价”将此事发到了网上,立刻让这起溺亡事件成了一场质疑救援过程、声讨救援人员的口水战。

谢志东从朋友处听说自己成了“名人”,他觉得很委屈,几次说不屑于与网友对骂,又几次说起当天的救援过程。对于网友主要说的救援时间和收费问题,他说:当天下午2点40分,他们接到派出所电话说立昌与禄充交界处有人失踪,应该是在靠禄充一边。他在内的3名救生员就立即出艇了,在禄充境内搜索了3分钟没有发现情况,“这期间我一直在给家属打电话核实地点,但是一直占线,到第七个时,终于打通了。问具体地点在哪里?家属只是很急地说‘快来快来,娃娃不见了。’后来是旁边的立昌社区的人告诉我了地点,我们赶过去的。这些都是时间。”关于收费,他称,救援中心只负责救援,不负责打捞,“救援是免费的,但是打捞是找的打捞队,人家肯定是要收钱的。”

就个人来说,他表示自己也不愿来插手打捞的事,“其实我也有潜水资质,但为什么我不愿来做,就是怕惹人家说。”对于这个问题,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的师伟律师认为,可以由抚仙湖管理局向玉溪市政府申请,成立合同编制打捞队,工资由政府发,但不能向当事人收费。

这不是谢志东和救援中心面临的第一次质疑,有时救援不成功,家属的责难也就来了。每每这时,他就安慰队员:“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这也是安慰自己。

也有让他感动的游客。有一次,救援中心营救一艘被风吹远的游船,救回17人,溺亡1人。之后,家属质疑他们救援不力,那艘船上其中一名获救者主动到派出所为他们作证,“他是个残疾人,听说这件事后,专门留在澄江没离开,给我们作证,说我们当时是在忙着救人。”

梦想与现实的距离

“这个时节的抚仙湖畔,蓝蓝的水、蓝蓝的天,沙滩摩托、度假长裙随处可见,有的朋友来到这里,很羡慕我,说我过着神仙一样的生活。其实,他们不了解救生员。你做着正事,但其实是个边缘人。”

谢志东听朋友讲过美国电视剧里拉风的救生员,也听说过云南人去澳大利亚当海浪救生员后挣了大钱的故事。“两个游泳队的运动员,退役后去澳大利亚当了两年救生员,回来后房子、车子都买了。在那里,一个救生员能养活一家人。”而在抚仙湖边的这个救援中心,工资最高的是谢志东,1200元。工资最低的是几个小年轻,800元。“一年的经费16.8万元,光救援艇的油费就近4万元,还有食堂一天两餐的费用,剩下的也就这些了。”

救生员沈雁斌有次巡逻时见到3名游客遇险:一人遇险,两人去救,结果3人都在水里往下滑。他忙上去救,最终3人踩着他爬上了岸,他也幸运地安全返回。事后,他挨了谢志东的训。《救援中心管理规定》里有一条:救生员需要救援下水前,一定要向中心报告,以便中心及时组织增援和营救,不允许救生员单独一人私自行动。“我一直跟他们强调,救援时一定要首先保障自己的安全。”谢志东说:“我们连什么保险都没有,一旦出了事,谁来负责?谁来埋单?”

比起钱,澳大利亚救生员更令他羡慕的,是得到尊重。“在那里,如果你说自己是救生员,人家看你,甚至是你家人的眼光都是不一样的,相当尊重。”反观自己,他觉得并没有得到尊重,看到更多的是不理解。“你去提醒,人家还觉得你是骚扰。”让他记忆深刻的事情是:一次接到求救电话,他们的救生艇紧急出发。“出去时因为速度快,就溅了些水在旁边一艘游船上,有位母亲不得了,说水溅到了娃娃脸上,要去投诉我们,说我们太拽,在秀快艇,骚扰到他们。”

“弟兄们不好过,我愧疚啊。”谢志东说,很多救生员加入进来时,都是单身汉,一人吃饱全家不愁,但现在有的结婚了,有的当爹了,还有3家有两个娃,“一大家人,待遇却没怎么变。”队员们的妻子,有的在摆摊,有的在做保姆,有的在家种地,以补贴家用。而谢志东自己,在旅游淡季,有时还会外出做些水下工程,增加些收入。

但这没有阻止20岁的李猛刚、18岁的徐俊加入进来,理由和其他人一样:“喜欢水。”

而30岁的李贵涛也已干了8年救生员了:“和我姑娘的年纪一样大。”人生最美好的8年他选择守着这个湖,“最高兴的时候,就是人被救起来了,就算没有说谢谢,我也觉得很高兴。”对于这份工作要一直干到几岁,他没有想过,“离不开这片水,从小就喜欢。”/春城晚报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