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回家的路有多远?十张图看春运变迁

时间:2017-01-13 20:48:31 | 作者:综合 |

[导读]:春节一天天临近,每一个异乡人心中都在倒计时:收拾行囊,回家! 几十年来,异乡人回家的心情没变,路途的终点没变,但从购票开始一直到推开老家的大门,很多细节都已犹如云泥之别。载着游子迫切乡愁的春运一向“负重前行”,可如今少了些混沌嘈杂,多了些井然有序。 从慢慢悠悠的绿皮车到呼啸前行的高铁,从“搬家式”的大包小包到一个行李箱轻装上阵,“春运变迁”背后,是中国经济社会结构以及民众思想观念的“结构性变化”

春节一天天临近,每一个异乡人心中都在倒计时:收拾行囊,回家

  几十年来,异乡人回家的心情没变,路途的终点没变,但从购票开始一直到推开老家的大门,很多细节都已犹如云泥之别。载着游子迫切乡愁的春运一向“负重前行”,可如今少了些混沌嘈杂,多了些井然有序。

  从慢慢悠悠的绿皮车到呼啸前行的高铁,从“搬家式”的大包小包到一个行李箱轻装上阵,“春运变迁”背后,是中国经济社会结构以及民众思想观念的“结构性变化”。

  左图:渴望与家人团聚的旅客在广州火车站站前广场排起长龙(1995年1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学思 / 右上图:长沙火车站售票窗口前,旅客王海燕得知想要购买的长沙至广州的卧铺车票已经售完,倍感无奈(2013年1月29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尕 摄/ 右下图 2016年12月15日,旅客在江苏苏州火车站自助售票机上购买火车票。(王建康摄)

  抢票“战场”前移

  出行需求短时间内几何级数增长,无论是增加运力还是出行方式多样化,都无法改变“僧多粥少”的结构性矛盾。“一票难求”因而一直是春运的第一大难题,彻夜排队买票、从黄牛手中买高价票等曾是很多人的春节“痛点”。

  如今这一幕得到改观。互联网在经济、社会各领域带来的深刻变革,改变了春运抢票格局,“提前购票,到点候车”成为常态。其中,网络售票渐成售票主力。

  中国铁路总公司运输局营运部副主任黄欣上月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称,目前互联网购票已经占到总购票量的70%,而手机客户端购票又占到互联网售票的70%。

  另一方面,随着铁路运力持续提升,春节“走得了”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春运旅客发送量连续大幅增长,增幅已经连续4年超10%。

  抢票“现场”迁移到网上,再加上运力提升,原来人潮汹涌的售票大厅相对以往自然会有所“冷清”。“ 实际上,这两年国庆假期铁路日均旅客发送量都大大超过了春运。春运已经不是国人出行最密集、火车票最抢手的时段了。”黄欣说。

  左上图:2015年2月12日,3603次临客列车停靠在北京火车站。新华社记者 王晓 摄 / 右上图:1月23日,动车组列车在上海铁路局上海动车段内准备投入运营。 新华社发 (陈飞 摄)/ 下图:在吉林的动车库,民警守护动车入库。(图片

  高铁成运力中坚

  作为中国铁路上世纪最具代表性的旅客列车,绿皮车承载了几代人的春运。如今,相比于很多人心中的浪漫怀旧想象,老式绿皮车的身份更多是春运压力下无奈加开的临客。

  新一代人的春运记忆将是高铁。随着“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网成型,大中城市之间、东部与中西部之间的时空距离被大幅压缩,高铁对铁路运力的提升无疑居功至伟。

  以上月开通的沪昆高铁为例,从上海到昆明,由以前的30多个小时缩短为11小时左右。

  2016年,我国高铁营业里程超过2.2万公里,占全世界高铁总里程的60%以上,动车组完成工作量超过客运总量的一半以上。

  在一定时期内,结构性的“春运难”还会继续出现,但是随着高铁等交通方式的完善,绿皮车的春运“补充作用”也会逐渐减弱。

  左图:在湖北省武汉市汉口火车站,一名乘客试图从车窗上车(2007年2月26日摄)。 新华社发 / 右图:农民工朱传来在济南西开往合肥南的G29次列车上。(2016年1月25日摄) 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挤”并非一定是春运“关键词”

  原来的春运好似一部“人在囧途”,不用说过道,就连厕所,甚至是行李架上也会挤满旅客,上车需“飞檐走壁”,想去趟厕所则无异于“拼荆斩棘”了。

  如今,高铁、动车日益加密,一趟车的乘客数量得到控制,乘车环境也得到改善。一人一座、偶有站票成常态,乘坐体验的舒适性远非绿皮车可比。

  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高铁也摆脱“白领”属性,逐渐成为农民工返乡的重要选择。

  左图:一位背负着超大行李的母亲怀抱孩子在南昌火车站匆忙赶车(2010年1月30日摄)。新华社记者 周科 摄 / 右图:2016年2月3日,G1327次列车上摆放的旅客行李。新华社记者 丁汀 摄

  从“手提肩扛”到一只行李箱

  在十余年前,对于很多返乡农民工来说,不异于一次“举家搬迁”,他们的行礼多数都是用蛇皮袋装着鼓鼓囊囊的被褥,还有干活用的工具,也有为家人准备的春节礼物。返乡农民工手提肩扛,火车票有时只好用嘴含住,行李常常把车厢过道堵的水泄不通。

  大包小包的现象仍然存在于春运之中,但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轻装上阵,一个行李箱、一个双肩包常常就是全部行李。“行李少了”成春运的一大显著变化。

  行李少了,不等于对家人的关心少了。如今,网购和快递业飞速发展,返乡者人未到家,年货已储备好。物质日趋丰富和消费观念转型,意味着供需双方的不对等发生转变,过年所需物资不必一同千里还乡。

  而随着交通网络日益完善,对异乡人来说,回家也并非一年仅此一回。大包小包及其所蕴含的意义,也被分散在多次返乡经历中。

  左图:2011年1月21日,在浙江嘉兴火车站,一队衣着鲜亮的安徽籍务工人员,分别拎着油漆桶或涂料桶,排队上车。(图片

  乘车神器“换代升级”

  绿皮车时代,行速很慢,一摇三晃,为了度过车上漫漫时光,方便面、小马扎、油漆桶、扑克牌、瓜子等成了众多返乡人追捧的旅途“神器”。这些物品帮助旅客们解闷、沟通,一趟车下来,很多人已经熟识、依依不舍了。在各种“神器”的助推下,绿皮车厢俨然一副温情浮世绘。

  如今,这些“神器”逐渐下岗。比如高铁用时短,从上车到下车或不需半天,方便面的“地位”自然受到“妈妈做的饭”的冲击;有了一人一座,小马扎自然无用武之地。

来源:新华网)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