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30年献血人生!花甲之年带儿子一起献血

时间:2017-07-20 21:06:13 | 作者:综合 |

[导读]:7月17日,吕林父子一同在云南昆明血液中心献血 新华社记者字强摄 新华网昆明7月17日电(字强 楚田)7月17日上午9点41分,吕林父子静静地躺在云南昆明血液中心成分血采集室的床上。窗外,一直淅淅沥沥的雨突然停了,阳光透过蓝色窗帘照了过来,明亮耀眼。 吕林,生于1957年7月17日,今天是他六十岁的生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他和25岁的儿子吕帅一同来到云南昆明血液中心来献血,“把最好的生日礼物献给有需要的人”。 因失血逝

7月17日,吕林父子一同在云南昆明血液中心献血 新华社记者字强摄

   新华网昆明7月17日电(字强 楚田)7月17日上午9点41分,吕林父子静静地躺在云南昆明血液中心成分血采集室的床上。窗外,一直淅淅沥沥的雨突然停了,阳光透过蓝色窗帘照了过来,明亮耀眼。

   吕林,生于1957年7月17日,今天是他六十岁的生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他和25岁的儿子吕帅一同来到云南昆明血液中心来献血,“把最好的生日礼物献给有需要的人”。

  因失血逝去的战友成了吕林心底的痛

   17日上午10时,鲜红的血液,从吕林父子俩手臂缓缓流出的血液,进入血液成分分离机。机器上面挂着三包血袋,一包红色全血,一包半透明的血浆,还有一包是分离出的红小板。

   看了一会慢慢鼓起来的血袋,吕林闭上双眼,30年来200多次的献血经历,放电影般从脑海闪过:铁道兵紧急集合哨、因缺血死亡的产妇、儿子18岁生日拿到火红的献血证……

   1975年,刚应征入伍的吕林加入到了南疆铁路的建设中。打隧道、筑路基、铺铁轨、架桥梁……他和战友们夜以继日地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工作着。铁道兵有个传统,每到一个工地,都要先建烈士陵园。炸山开道的炮声中,紧急集合哨经常会刺痛吕林的耳膜。

   “紧急集合哨一响就意味着出事了。”吕林说,听到哨声战友们都会奔往同一个方向。“那时,团部卫生队和师部医院都没有储血,每一次有战友受伤,只能找志愿者抽血。”这伤痛,刻进他的心里。吕林至今还清晰地记得,那个血气方刚的面孔,因为失血面色苍白如蜡,战友慢慢减弱的呼吸,每一声,他都听得见……

   从1975 年进疆到1980年离开部队,5年时间里,吕林服役的铁道兵第5师第21团烈士陵园里就立起了23座坟墓。“他们好多都是跟我年纪差不多,都还是20左右岁的孩子……”

   “部队远在新疆,路途遥远,许多烈士的亲人在儿子牺牲之后都无法到部队去看他们最后一眼,当初儿子参军时的热泪相送竟然成了父母与儿子永远的诀别。”吕林忍住泪水,哽咽地说。

  孤独的志愿者 1987年第一次献血成功

   1987年6月25日,吕林还记得那一天。昆明东风广场人头攒动,各式各样的号召义务献血的标语,吸引着路人们的注意。

   “献血能救人命,过去我没做成,现在来做。” 已经退伍7年的吕林,果断地走向采血点。他说,当时广播里传来阵阵歌声,但他眼前浮现的,是战友那年轻却苍白的面孔。

   1989年,吕林到澜沧县工作期间,一位拉祜族妇女因为难产大出血,被家人用担架从偏远的山村抬到了县医院,县医院没有一滴血,家属们也都不敢献血。吕林见到的是这样一个悲伤的画面:产妇的家人,悲泣着抬着担架抬离开医院……吕林说他没看清那个产妇的面孔,但那些离去的战友们却又一次清晰起来。

   “我心里太痛了。我如果在的话,我肯定给她献血,没有什么比抢救一个生命更重要。”

   然而,当时有这样想法的人并不多。献血伤身体、一滴血十碗饭的误传,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儿子献血,是送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我救不了所有人,但是如果我的血能救一个人,就非常有意义。”吕林说,在澜沧县工作两年后,他回到昆明。从此,每隔半年,他都会到昆明市中心血站献血。

   1998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正式实施,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无偿献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临床正规用血的必要性。

   “这一年,我到香港旅游,在香港献血。还写了《香港捐血记》,10月9日在《云南日报周末专刊》发表。”吕林微笑着说,也就是从这一年,人们知道了我的事迹。

   吕林的儿子吕帅,18岁时,在吕林第一次献血的昆明东风广场,完成了自己人生第一次献血。

   “我并没有刻意带儿子去献血,只是我以前献血的时候经常领着儿子去。儿子18岁生日那天,正好是周末,一家人出去玩。正好路过东风广场,我儿子突然就跟我说,我爹,今天你陪我去献个血嘛,以往都是我陪你去,今天您必须陪我去。”吕林说,当时他听了儿子这么说,那一瞬间,热泪盈眶。

   “儿子在我生日这天,和我一起义务献血,是送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看着身边正在献血的儿子和陪伴在身边的妻子,吕林开心地说:“孩子的妈妈对我们献血也很支持,没有她的支持,就没有我们今天这对上阵父子兵!”

   “按照我国《献血法》最新规定的献血年龄上限是60岁,我非常坚定地认为自己的身体状况,可以坚持到法律允许的最后一天,我做到了。”吕林说,他还听说有些省份可以自己申请,只要体检合格就可以不受年限限制。“我也想继续献下去。”(完)

2017年07月18日

来源:新华网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