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云南蒙自风雨碧色寨见证百年米轨沧桑(图)

时间:2016-10-02 23:59:45 | 作者:李哨芸 |

[导读]: 1903年,法国为了便于大量掠夺云南个旧锡资源,修建一条连接云南昆明与越南河内的窄轨铁路,因其铁轨只有1米宽,又称为“米轨”铁路。1910年4月,第一列火车开进了距蒙自县城14公里处的草坝村站碧色寨。碧色寨成为滇越铁路上中国国内唯一一个特等小站。

  云贵旅游地理 云南红河10月2日讯(图文/李哨芸) 秋天的蒙自天高气爽,长桥海岸上的碧色寨静静的矗立。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而今,人去楼空,昔日的繁华无存,只有一幢幛黄墙红瓦的古老法式建筑和石屋诉说着久远的历史,回忆曾经的繁华。

  1903年,法国为了便于大量掠夺云南个旧锡资源,修建一条连接云南昆明与越南河内的窄轨铁路,因其铁轨只有1米宽,又称为“米轨”铁路。1910年4月,第一列火车开进了距蒙自县城14公里处的草坝村站碧色寨。碧色寨成为越铁路上中国国内唯一一个特等小站。

  一时间,国内外的商人们蜂拥而至,先后有法、英、美、德、日、希腊、意大利等13个国家的商人在这里开办了许多储运公司、洋行、酒楼、水火油公司、材料厂、邮政局、商场等等,经营项目应有尽有。当时,碧色寨被称为“小巴黎”或“小香港”。 尔后,繁荣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碧色寨,退出了它的“黄金时代”。

  我常常在清晨或夕阳下走进这个历经百年风雨的特等小站,看新人拍婚纱照,听当年机车工、搬运工的后代讲述曾经的传奇。自由式游走在杂草老屋间,聆听风声,雨声,寻觅流失的故事。

  行走在古老的建筑间,不经意会看到雕刻着大通公司、蒙自海关碧色寨分关、美孚三达水火油公司、蒙自海关碧色寨分关员工食堂的房屋,和一些似洒吧,饭店的房屋,更多的是工人居住的小房,还有成片陈旧的石头房在铁路下方的坡地上。当年的繁华盛景,不由已主的浮过脑海。每一间房屋也许都深藏着一个故事,也许喜,也许悲。也许每一道门都掩着一个故事,也许聚,也许散。故事的主人公也消隐,破败的房屋,爬满青藤的墙任由游人浮想,沉思。

  碧色寨如今已成为众多旅游者和摄影家们的绝好去处,也是许多新人拍婚纱照的胜地。

  2013年5月,碧色寨火车站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集中在这一片的86个历史建筑中,有11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目前,碧色寨国家级文物修缮工作正在进行中,将最大限度地保护建筑和历史遗迹,还原历史原貌,与百年开埠通商、百年过桥米线成为蒙自“三个百年”历史文化资源重要组成部分,碧色寨又将谱写新的篇章。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碧色寨,曾是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荒坡,自从一条极富传奇色彩的跨国“米轨”铁路由此穿过之,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之后,客商汇聚,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