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一条河流的抵达与再出发

时间:2017-09-15 18:59:42 | 作者:综合 |

[导读]:玉溪 视点观察 玉溪文化 乡土文学 滇中人物 玉溪史话 文化新闻 民俗风情 掌故传说 热点话题 史海杂谈 畅销书屋 收藏 校园 革命遗址寻踪 玉溪 玉溪网 玉溪综合门户网站

红河州河口县,红河流经国内的最后一站。我们从大理巍山的红河源头追随红河一路来到这大河之口,见过它还是小水滴的模样,见过它涓涓细流的模样,见过它一点点吸纳了沿途的小溪流成为一条大河的模样。此刻,在河口县,即将奔腾出境的红河是如此雄伟壮阔、自信从容。而历经八个多月的追随与采访之后,我们即将见证这些不愿自弃的小水滴流出国门,奔向大海,这是多么奇妙的时刻。八个多月前,当我们在红河源头苦苦寻觅那若有若无的一点点小水滴时,谁能想到就是这些不愿自弃的小水滴,最终能汇聚成河、通江达海呢!

感恩于红河一路上带给我们的体验与感悟,“行走红河谷”的最后一站,既是抵达与收官,更是诀别与再出发。怀着对这条大河的感恩与不舍,我们开始了“行走红河谷”的收官之行。

海拔76.4米

抵达河口的当天酷热难当,惟有红河岸边有一丝难得的清凉。

顺着红河水往下走,很快就来到西南海拔最低点——海拔76.4米的河口地标前。就在此处,携带着红土地肤色的红河水与较为清澈的南溪河水相遇、交汇,形成一条泾渭分明的交界线——这也是红河在中国境内最后一次接纳支流。随后,红河水绕着国门附近的小山丘转了个半环,像是表达不舍与流连,亦像在与我们进行最后的道别,然后就义无反顾地向着大海的方向奔流出境。在三百多公里外的越南北部湾,红河将在那里汇入大海。

此时的河口正值初秋,但接近40摄氏度的高温仍让我们这些来自中的记者挥汗如雨。遍地瓜果是大自然给予这片热土最无私的馈赠。每一个新到河口的人都会爱上高温下那杯清凉透心的冰柠檬汁,尤其喜欢坐在滇越铁路已有上百年历史的老海关附近,喝着冰柠檬汁看拉着货物的绿皮火车从远处隆隆驰来。

作为一座著名的边城,河口县隔着红河与越南老街相望,是百年滇越铁路上最重要的一个中转站。自清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滇越铁路通车后,河口便成为云南与东南亚通商贸易的商埠,一度商贾云集、热闹非凡。至今仍有百年历史的老邮政局、老海关、富滇银行旧址等老建筑见证着这段辉煌的商贸史。现在,仍有大量的越南人在河口做生意,水果则是两地边民往来最频繁的部分:火龙果、红毛丹、山竹、百香果大都来自河对岸的越南,香蕉、无眼菠萝则是河口当地的特产。你与戴着斗笠或绿色头盔的小贩交谈时,他们会用简单的汉语告诉你“听不懂”,那他定是来自越南的小贩了。

在河口几乎随时都能邂逅越南人。当地人告诉我们,对岸的越南老街省早在2015年便聚集了16万人口。很多越南人过来河口做生意,河口会为他们颁发暂住证,半年办一次手续,程序非常简便。拥有暂住证的越南人可以在河口生活,小孩子甚至可以就读当地的学校。现在的河口除了零星的小贩在沿街叫卖外,还有越南商贸城专供越南人长期在此做生意,售卖咖啡、木制品、海产品等越南特产。甚至跳广场舞的大妈中,也有不少越南人。

夜晚的来临为这座湿热的城市带来一丝凉意,人们开始出来休闲纳凉。广场的音乐喷泉边有很多穿着小裤衩或直接光着屁屁的孩子随着喷泉的起落快乐地嬉戏、冲凉,一片欢声笑语。而河对岸的越南老街也是高楼林立、灯火辉煌。“这些年我们这边有什么,对岸马上就跟着来了,发展速度几乎是同步的。”同行的河口当地人告诉记者。十七年前记者曾到过越南老街旅游,当时的越南老街如同中国偏远农村的一个小乡镇,马车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而现在,受益于双边贸易,已成为越南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

近年来,红河两岸两座边城的发展可谓日新月异,只有红河依旧默默地流淌着,见证着这活色生香的繁华市井。这一晚,推开宾馆的窗户就可以看见红河千年不变的流淌,我将枕着红河的涛声入眠。

晨曦中的国门升旗仪式
晨曦中的国门升旗仪式

从国门升旗到繁华边贸

抵达河口的第二天,我们很早就起床奔赴国门广场,参加河口特有的国门升旗仪式。

7时50分,国旗仪仗队的士兵们迈着整齐而矫健的步伐向升旗台走来。当国歌声在口岸奏响、鲜艳的五星红旗缓缓升起时,河口市民、各地游客纷纷拿出手机与相机,记录下这一难忘的时刻。庄严的升旗仪式结束后,这些俊武、挺拔的小伙子们脱下厚重的礼宾服,立刻开始一天的边检、巡逻、站哨等工作。

每周一、三、五这三天,河口国门广场都要举行隆重的升旗仪式,由中国边防抽调36名战士组成国旗仪仗队,每次24人轮流负责升旗。临近40摄氏度的高温下,这些帅气的小伙子们要穿着重达六七公斤的马靴以及全套的礼宾服完成神圣的升旗仪式,几乎每次升完旗全身都湿透了,但小伙子们都以自己是一名国门升旗手而自豪。

在河口,不只国内的游客在等待国门升旗这一隆重、庄严的时刻,河对岸的越南人也在静静等待。因为升旗仪式一结束,两国就开始通关了。

每天国门一开,就有负重的越南边民从对岸的国度奔跑而来。
每天国门一开,就有负重的越南边民从对岸的国度奔跑而来。

每天早晨8点钟,只要南溪河大桥上的国门一开,就有背着、用自行车和摩托车推着货物的越南人奔跑而来。哪怕背上的货物是自己身体体积的好几倍,这些负重的人们依然争分夺秒地从对岸的国度奔跑过来,惟恐落后半步。是什么让这些勤劳的越南边民如此争先恐后呢?来自江西的边防战士卢玉荣每天守着南溪河大桥查验通关人员,他告诉记者,这些往来于两国国境的越南边民主要是充当运输员的角色。他们从越南那边背过来各种越南水果,又从中国背过去玩具、日用品以及中国的蔬菜与水果。就在这负重往来奔跑中,多的一天可以进出国境十来趟,普通的也可以进出七八趟。而每天约有1.5万人以这样的方式进出国门,像辛勤的小蚂蚁一样,为两座隔河相望的边城互通有无,也为自己的家庭带来致富的希望。

河口处在“南方丝绸之路”第二条通道上,扼“昆——河——海”经济走廊的咽喉,历史以来就是我国与越南、东南亚各国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门户和窗口。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河口的优势日趋显现。现在的河口有高速公路、昆河公路、泛亚铁路和滇越铁路连接昆明与越南河内,还有红河航道与越南相连。河口距红河出海口——越南北方最大的港口城市海防市384公里,是我国西南进入东南亚、南太平洋地区出海口最便捷的通道之一。而所有这些国际通道中,最短、最便捷的当数南溪河大桥与北山大桥了。依托这两座横跨红河、连接河口与越南老街的国际大桥,两国边民用最快的速度互通有无。

2009年中越红河公路大桥建好后,机动车运输部分的边检工作分流至北山分站,有效减轻了南溪河分站的边检压力。
2009年中越红河公路大桥建好后,机动车运输部分的边检工作分流至北山分站,有效减轻了南溪河分站的边检压力。

长期以来,河口口岸主要依托南溪河大桥连接越南。2009年兴建北山大桥,又名中越红河公路大桥。大桥建好后随即成立了河口边防检查站北山分站,将机动车运输部分的边检工作分流至北山分站,南溪河分站只负责人员及非机动车运输部分的通关,有效减轻了南溪河分站的边检压力。现在,北山分站每天有1200辆货车出入,运输货物1.3万吨左右。为了让这些往来于中越边境的货物能快速通关,北山分站对往来货车实行星级管理,共划分为5个档次,四星以下车辆普检,五星免检。此外还制定了鲜活农产品优先通关、非正常工作时间可提前预约通关等便民措施。

为方便人、车快速通关,河口边防检查站开启了自助通关系统。通过信息采集、备案的越南入关人员可办理自助通关业务,只要经过刷卡、指纹查验与人脸识别的自助通关程序,便可在几秒钟内快速通关。河口边防检查站站长蒋卫东告诉记者,河口现有8条人工自助查验系统,2条自行车、摩托车自助查验系统,1条汽车自助查验系统。仅南溪河分站每天就有5000多人通过自助查验系统通关,人均通关时间节约了40多秒。

跨合区中方正在实施的污水处理厂、中越会展中心等工程的建设现场。马熙腾 摄
跨合区中方正在实施的污水处理厂、中越会展中心等工程的建设现场。马熙腾 摄

受益于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这片隔河相望的土地上正在酝酿一个辉煌的计划——建立中国(河口)—越南(老街)跨境经济合作区,简称跨合区。隔着红河,由中方划定11平方公里区域,越方划定10平方公里区域,实行“一线放开、二线管住、境内关外、自由贸易”的特殊管理模式,开展加工制造业、跨境商贸、国际金融、现代物流、跨境旅游、国际会展六方面的主导产业。“行走红河谷”采访团进入河口后,参观了跨合区中方正在实施的污水处理厂、中越会展中心等工程的建设现场,以及正在建设的惠科电子产业园。来自深圳的惠科电子是跨合区首家通过招商引资进入的民企。企业代表杨联荣告诉记者,河口便宜的电价、越南廉价的劳动力以及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让惠科电子下定决心投资这片热土。惠科电子一期工程投产后,需用工2万人左右。三期工程完成后,需要5—6万名工人,用工、用电成本的降低将大大提升公司产品的竞争力。

走近河口,你能感受到这是一片充满希望的投资热土。在这一南方古丝绸之路的重要站点上,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给这座传统的边贸城市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这是河口之幸,亦是对岸的老街之幸。

农垦之城

跨合区所占的区域绝大部分来自河口坝洒农场,这片平整的土地因为跨合区战略的实施正变得炙手可热。而在半个多世纪前,这里还是一片蚂蟥遍地、藤蔓缠绕的原始森林。上世纪50年代初期,为了满足新中国工业和国防建设的需要、突破敌对国家的封锁,橡胶作为重要的战略资源被列入国家的生产计划,之前就拥有野生橡胶的河口被列为我国重要的橡胶产区。从1953年开始,河口的土地上实施了一场因橡胶而来的人口大迁徙。他们中有成建制的军人,有来自湖南、北京、上海、四川等地的知青,有来自昆明、玉溪等地的支边人员,也有河口当地及从附近山区迁来的少数民族。这些人说着不同的方言,依靠最简陋的工具,披荆斩棘,戍边屯垦,在河口种下大片大片的橡胶林。现在,很多河口人依然铭记着这段艰苦的燃情岁月,并将农垦人的精神作为这座城市的性格继承下来,流淌在河口人的血液里。

成立于1956年7月的坝洒农场是河口四大农场之一,也是河口戍边屯垦史的一个缩影。现在,这片曾经荒无人烟的土地上已有了第三代甚至第四代农垦人。行走在坝洒的土地上,可看到满头华发但乡音无改的外省籍老人,他们的后代早已成为地道的河口人;农场还有很多少数民族工人,他们中的长者会唱本民族的迁徒调,会用代代相传的古歌诉说他们是如何来到这个地方。这是一个独特的大家庭,现有8600名常住人口、15个民族,其中瑶族有576人。这些少数民族既保留着自己的习俗与信仰,同时又在农场的生产活动中接受着规范的训练,成为生产线上的橡胶工人。

湖广寨红头瑶的婚俗展演
湖广寨红头瑶的婚俗展演

在坝洒农场著名的瑶乡——湖广寨采访时,农场为“行走红河谷”记者准备了一场地道的民俗展演。从唱瑶族迁徙古歌、取法名到瑶族婚礼,几乎整个寨子的人都出动为我们举行了一场可以乱真的民俗表演。这样的表演无需排练,演的都是瑶族的日常,服装也全部来自各家的手制,却因为是“表演”,需要组织与分工,这样的表演在当晚接到农场指令后说演就演了,这就是坝洒农场的湖广寨:只有民俗保留完好,又有产业工人集体意识的村寨才能即兴组织这样的民俗展演。

参加完湖广寨的“婚礼”,我们与当地老乡围坐在一起吃“婚宴”。刚才扮演伴娘的段文丽与我同桌,交谈起来才知她在云师大附中念高三,暑假回家听说要为记者展示当地民风民俗,就穿着外婆亲手缝制的瑶族服装来帮忙了。段文丽的父母都是橡胶工人,现都处于待业状态,领着低保,靠种香蕉、养鸡鸭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段文丽凭着自己的努力以高分考上云师大附中,每年还能领到7000元的优秀贫困生奖学金。她希望将来读出书后,能改善一家人的生活。

近年来,橡胶价格处于低谷,橡胶工人辛苦劳作却只能领取微薄的工资。尽管如此,我们仍能感受到他们的乐观与坚强,以及从父辈身上继承下来的艰苦奋斗的精神。在“行走红河谷”的最后一站遇到这些可爱的农场人,记者心中充满深深的感动。交汇了千溪万壑、即将抵达大海的红河水一路上都在告诉我们,只要目标明确、不畏艰难,再小的水滴也有抵达大海的一天。在这大河之口、百年商埠,我们也深深祝愿这些农垦人的后代过上更加富足的生活。(玉溪日报记者 吕向群)

来源:玉溪网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