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孤独贫困是主因 日本老奶奶“钟爱”进监狱

时间:2020-03-12 16:59:37 | 作者:文艳 |

[导读]:常博深 国际劳动妇女节刚过,日本高龄女性犯罪问题引发关注。 日本是法治健全、公民自律性强、犯罪率低的国家之一,很多去过日本的人都目睹过这样的场景:在餐厅用钱包占座,将手机随意放在外套的兜里电视中也经常会播放日本安全指数位于世界前列等相关节目

  常博深

  国际劳动妇女节刚过,日本高龄女性犯罪问题引发关注。

  日本是法治健全、公民自律性强、犯罪率低的国家之一,很多去过日本的人都目睹过这样的场景:在餐厅用钱包占座,将手机随意放在外套的兜里……电视中也经常会播放“日本安全指数位于世界前列”等相关节目。但近年日本高龄罪犯数量增长很快,其中高龄女性犯罪比例更是呈显著增长趋势。

  孤独贫困是主因不能颐养求入狱

  日本媒体报道称,高龄女性常见的犯罪是盗窃,犯罪原因大致有亲近的人得病或死亡、与家人疏远或无亲属、与配偶等的纠纷、收入减少导致贫困等。许多高龄犯罪者不仅没有家人和朋友,甚至连生病就医时的紧急联系人都无法填写。长期缺乏社会关系使他们感到孤独,进而抱有对自己现状的不满及对将来的不安,最终走向犯罪。防盗窃专家伊东裕说:“犯盗窃罪的高龄者有70%到80%是一个人生活,即使有子女也疏于联系。和他们交谈时,很多人喋喋不休一个劲讲话,背后隐藏的孤独可见一斑。”

  83岁的百合子(化名)已经是第三次入狱,每次都是因为盗窃,且偷窃商品总价不超过2000日元。百合子年轻时候和大多数日本女性一样是普通的家庭主妇,因为性格内向也没交到几个朋友。随着孩子长大各自成家,彼此不经常走动,加之两年前老伴去世,孤独和寂寞成了她日常生活的写照。当被问及再次犯罪的原因时,她“兴奋”地说:“我在这里交到了很多朋友,每天和大家锻炼身体,做做手工,狱警会给我们上课,饭菜也很可口,还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吗?”

  除了孤独等心理方面的因素外,经济困难是高龄女性入狱的另一主要原因。《高龄者白皮书“家计调查”》数据显示,近四成高龄者因经济压力对家庭生活感到不安。

  70岁的惠子(化名)身材瘦小,看着很精干,因为在超市偷了两个饭团和一瓶饮料被捕。“我和老公关系一直不好,他总是挑我的毛病,我实在无法忍受就离家出走了。没有任何容身之处,在公园长椅上睡了好几个礼拜,肚子实在是太饿了,没忍住就在超市……”

  而日本监狱往往设备齐全,条件不亚于养老院。这里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被褥折叠得整整齐齐,电视、空调等一应俱全。一日三餐荤素搭配营养均衡,甚至贴心地为病患开小灶。为了帮老年罪犯活动筋骨、增强免疫力,监狱特别安排简易体操课和舞蹈课时间。休闲娱乐活动也丰富多彩,绘画、书法、卡拉OK等任意挑选。走廊等公共场所设置防滑用具和扶手,还为行动不便的老人提供专门的卫生间。

  但服刑人员的高龄化导致狱警离职率增高,3年来有四成以上辞职。例如在岐阜县的笠松监狱(日本9处女子监狱之一),因行动不便需要坐轮椅的高龄者以及不能对狱警指示作出迅速反应的高龄者日益增多,增加了狱警的负担。此外,高龄女性罪犯增多导致女性狱警需求相应增加,一些患有认知症、糖尿病等疾病的高龄者还需要专门的医护人员照料,医疗费用也在大幅增加。

  社会分工埋隐患男富女贫差距大

  日本政府公布的《男女共同参画白皮书》数据显示,单身高龄男性的相对贫困率(人均所得低于全国人口的等价可支配收入中央值一半以下水平)为38.3%,单身高龄女性的相对贫困率为52.3%,也就是有超过一半单身高龄女性处于贫困中。厚生劳动省发表的有关高龄贫困者的调查结果显示,虽然55岁以上男性和女性的相对贫困情况都有上升趋势,但女性的上升趋势总体高于男性。另外,领取最低生活保障的65岁以上女性人数比男性多,而且其中70%女性是单身。

  造成单身高龄女性贫困的主要原因,首先是日本传统的雇用制度。高度经济成长期时的日本,男性作为一家之主在外工作,获得的收入维持家庭生计。女性普遍选择做家庭主妇,偶尔打零工贴补家用。从上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男性有90%是公司正式员工,而女性只有53.2%。这种年轻时就开始有的收入差距和储蓄差距,导致高龄时期男女的资产差距。从总务省《劳动力调查》的数据看,2016年日本65到69岁男性就业率为53.0%,70到74岁男性就业率为32.5%,而相同年龄女性的就业率分别为33.3%和18.8%。显而易见,高龄女性依然面临就业难问题。即使女性被雇用为非正式员工,在企业内地位很低,遭受不公平待遇也只能忍气吞声。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女性如果离婚或配偶去世,就会失去主要经济收入。大多数情况下,被雇佣的配偶可以领取以企业在职人员为对象的厚生养老金或以公务员为对象的共济养老金,但在配偶去世后,女性领取的遗属养老金金额会相应减少。而且,如果配偶是个体经营者,只缴纳国民养老金(基础养老保险金)的话,就没有遗属养老金。

  多方面共同治理遏制高龄者犯罪

  为了遏制和减少高龄者犯罪,日本社会各界从经济收入来源、养老基本保障、心理调节慰抚等多方面入手,共同治理。

  对解决高龄女性贫困问题,福祉大学教授藤森克彦提出几点对策:第一,扩大短时间劳动者的养老金适用范围。女性与男性相比,从事短时间劳动的比率更高,只能领取基础养老金,陷入贫困的风险很高。与此同时,厚生养老金的适用范围则被附加各种条件,适用对象也被限定。为预防高龄女性贫困,有必要进一步扩大养老金适用范围。第二,打造女性可持续工作的良好环境。企业应为女性提供多样化的就业方式,使处在育儿期的女性可以工作育儿两手抓。同时,有必要调整男女之间工资差距。第三,建立针对高龄者的生活保护制度。应该放宽资金审查,提高支付水平。

  在心理慰抚方面,有研究指出,有效防止高龄者因被孤立而偷窃的对策之一是加强他们和周围的联系。东京都于2018年6月实施为期一个月的防止再犯罪热线电话咨询,反响良好,2019年延长到6个月。一名60多岁的女性在电话中向咨询员吐露心声:“我大约从10年前开始反复偷窃,多次被捕,心里好像住着怪物一样,无能为力。”在咨询员认真听取讲述,并普及有关依存症等方面的知识后,她嚎啕大哭:“第一次和别人这样交心地聊天,心情变得轻松多了。”

  一些社会学家认为,只有当“经济发展的归宿到底是什么?如何让老人颐养天年?”能够成为多数人工作之余的灵魂之问,“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才能如愿以偿。常博深

  相关链接

  高龄者犯罪增多女性百分比加大

  日本总务省统计局数据表明,2018年日本高龄者总数为3557万人,其中男性1545万人,女性2012万人。高龄者及其占总人口的比例在1950年以后都持续增加,1950年约为400万人,占总人口4.9%,2018年达到28.1%,预计2040年高龄者将达到约3900万,占总人口35.3%,相当于每3人中就有1人为高龄者。

  日本法务省《犯罪白皮书》显示,2017年因暴行和盗窃等刑事罪而被捕或接受检查的高龄者(65岁以上)有4.7万人,其中因盗窃被捕或接受检查的高龄者有3.4万人,占70%以上。值得一提的是,从性别来看,因盗窃而被捕或接受检查的女性高龄者比例很高,约占全体的90%。高龄者犯罪特征之一是再犯率高。法务省调查结果显示,64.9%高龄男性和55.9%高龄女性有盗窃前科。

  在老龄化引起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中,高龄者犯罪在日本日趋严重,并且没有任何改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成为政府和民众的心中之痛。

  此外,日本独自生活的高龄女性数量超过400万人,是男性的2倍。由于女性比男性更长寿,且近年离婚率和未婚率也在增加,因此相关部门预测,高龄女性犯罪比例今后还会继续增加。

  监狱适老化改造扮演养老院角色

  在日本的监狱里,老年罪犯被照顾得很好,甚至很多监狱进行了适老化改造。

  在尾道监狱里,像养老院一样到处都是辅助老年罪犯行走的栏杆。在德岛监狱里,有一座高龄人员服刑专用楼,楼内是特别改造过的轮椅坡道和防滑浴室。北海道的旭川监狱还引进了西式单间,里面有木桌、木床、壁挂电视,床尾还有马桶,都是为了老年罪犯方便。

  为了应对老年罪犯的健康问题,监狱还设有营养餐,注意老年人的血糖和血压控制。

  监狱里的一天,早上6时40分左右起床,老年罪犯徒步或坐轮椅,从一间间配有洗脸台和厕所的牢房里走出来。8时左右大家到工厂做活,只要坐着做最简单的手工工作。而看管人员经常需要照顾他们,询问他们冷不冷热不热,甚至帮他们换尿布。

  吃饭时候,如果有老年罪犯噎到了,看管人员会马上冲过来轻拍他们的背。到下午4时,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5时左右吃晚饭,剩余就是休闲时间,晚上9时准时上床睡觉。

  为了应对老年罪犯人数的增加,日本监狱和日本整个社会一样也在向老龄化方向发展,甚至正在扮演一部分养老院的角色。

来源:新民晚报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