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八旬老人痴迷于画贵州的溶洞 耗时2年10米钢笔画勾勒溶洞奇观

时间:2019-05-15 10:42:34 | 作者:文艳 |

[导读]:《贵州地下世界》折叠拉页式画册很是精美。 金老向记者展示这幅原创画作。 张云端(左一)与金德明(左二)。 近日,一本装帧精美、长达6.6米的折叠拉页式画册《贵州地下世界》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本画册是根据一位叫金德明的艺术家用钢笔手绘溶洞

《贵州地下世界》折叠拉页式画册很是精美。

  《贵州地下世界》折叠拉页式画册很是精美。

金老向记者展示这幅原创画作。

  金老向记者展示这幅原创画作。

张云端(左一)与金德明(左二)。

  张云端(左一)与金德明(左二)。

  近日,一本装帧精美、长达6.6米的折叠拉页式画册——《贵州地下世界》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本画册是根据一位叫金德明的艺术家用钢笔手绘溶洞十米长卷缩小比例后复制而成。在此前,他每天不间断画4—5个小时,耗时2年终于完成此作品。为何要如此执着地绘制贵州溶洞?5月10日,记者专访了这位“爱洞心切”的老先生,听他说说自己与贵州溶洞之间的那些事。

  40年前就被贵州溶洞迷住了

  要完整看《贵州地下世界》并非易事。在出版社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这幅10米画卷徐徐展开,气势恢宏,形态各异、造型独特、高度不一的各类贵州独有的钟乳石映入眼帘,它们中有蘑菇状、珍珠状、鱼鳞状、悬挂滴石头以及开花状,细钢笔勾勒出如发丝般细腻的线条将贵州一个美轮美奂的地下溶洞世界呈现眼前。

  80岁的金老为何要痴迷于画贵州的溶洞,且一画就是两年?这背后有何动人的故事?

  谈到结缘贵州溶洞,金老记忆的列车一下子回到了上世纪70年代。1979年,金德明从贵州省黔剧团被调往贵州科学院负责科技摄影工作。有一次在晴隆出差时,他拍下了第一张贵州溶洞的照片。

  “在晴隆,我看到当地有一处晶洞,洞内全是晶莹剔透造型各异的钟乳石,我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震撼,不由自主举起手中的相机,在这里拍下了第一张溶洞的照片。”金德明老先生对都市新闻记者介绍说道。

  后来,他被抽调加入贵州旅游资源考察小组,对黔中大地的风景区进行科普考察。在不间断的5年时间里,彼时正值壮年的金德明的足迹踏入了贵州大大小小600多处溶洞里,在阴暗潮湿的洞穴中,他累计工作4300多个小时,拍摄了6000多张各类科普考察的照片。

  1984年,光明日报为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名为“中国贵州溶岩奇观摄影展览”。也正是基于这次展出,美得摄人心魄的贵州地下世界被推向了全世界的面前。

  金老在采访中告诉都市新闻记者,贵州境内雨量丰沛、气候温热潮湿,岩溶极为发育,地下洞之孔孔,潜水四通八达,加上又是高原,地壳间歇性地强烈上升,地表侵蚀、剥蚀、溶蚀的结果,使贵州岩溶地区“无山不洞,无洞不奇”。

  曾连续13天没有出洞穴

  回忆起当年勘探溶洞的过程,金老提到,1982年,自己在织金洞待了13天,白天拍照,晚上就在洞里冲洗照片,累了就在放置在洞里的简易铺盖上睡觉。而因为洞穴潮湿,铺盖几乎都是湿漉漉的。

  “13天没有见到阳光,出洞的时候看到光线极度不适应,也就是这一次,我发现织金洞真是太美了,这个属于贵州的自然岩溶宝库,有着太多令人惊喜的美丽。”金老一边回忆过去,一遍感慨地说道。

  除了将织金洞的瑰丽让更多人知道了解外,今日享誉国内外的5A级景区,如安顺黄果树大瀑布、龙宫溶洞等,金老和同事们当年参与了考察和宣传。

  而正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岩溶地质环境中,给了他得天独厚的创作源泉。2012年11月,金老用白描手法绘出了231幅钢笔画作品,被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认定为“溶洞白描作品数量之最”;2013年,他带着独创的洞穴画作走进中国绘画的最高“殿堂”——中央美术学院进行展览。

  为了能更好地呈现出自己对贵州溶洞的热爱,这一次,金老选择用细钢笔作画,用另一种方式再现心中最美的贵州溶洞。

  开始研究手中日渐积累的素材,开始从事贵州洞穴钢笔画创作,每次下笔前,从不打草稿,但又必须有势在必得的决心和细心以及耐心。

  “每块石头、每颗钟乳石的造型都不一样,我要画,但不能凭空乱画,需要从庞大复杂的素材中提炼最为精华的部分。”金老说道。

  为此,在动笔前,他准备了3个月,查询大量的资料,把贵州溶洞最精彩的部分提炼出来,整理分类、构思布局,只要开始下笔,他周遭的世界秒变无声,而每日工作4—5个小时,画卷上的进展也只有一二厘米左右。

  “画纸只有一张,我不允许自己出错,每次下笔前,一定要做到胸有成竹才可以。”。

  “这幅10米画卷的纸张是法国原纸,几年前我在北京购得,纸的厚度为180克,因为买来的时候这一张纸就是10米,如果纸张更长,我还能再继续画下来,但为了美观,我不愿意拼接,会影响整体效果的审美度。”虽然已是80岁高龄的老人,金德明老先生向都市新闻记者介绍画卷的情况时,思维清晰逻辑缜密。都市新闻记者也从金老的介绍中了解到,在这幅10米画册中,他总共画出了贵州溶洞的30多种类型、800多种结构,每一个大小不一的溶洞,没有两个是一样的,正所谓移步换景,景景不同。

  “连续不断的手握钢笔画画,你看我的右手中指关节都已经严重变形了。”金老摊开的右手指头,严重弯曲变形的中指指头似乎在述说着什么。

  几番周折 折叠拉页式版本画册终面世

  一次偶然的机会,贵州人民出版社美术编辑室主任张云端在了解到金老正在创作一幅长达10米的溶洞画卷后,这位常年从事艺术类出版编辑工作的出版人脑中,也被回忆拉回到了小时候。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看到过金德明老师的摄影画册《地下世界》,当时就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没想到几十年过去,我和金老师又因为这样一部和溶洞有关的画卷,再次结缘。”张云端说道。

  在已经出版了画卷版的《贵州地下世界》后,为了让更多普通读者以更便捷的方式了解认识到贵州溶洞的壮美奇特,她和金老决定,再出版一本折页式版本的《贵州地下世界》。

  同时她也提到,由金老所创作的这幅画卷是融科学、艺术为一体的美术佳作,它不仅揭示了沉睡亿万年的贵州地下岩溶景观,具有极高的艺术观赏价值,同时直白地描绘了本土独特的自然生态资源,对本土文化事业和社会经济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与此同时,金老也在采访中表示,身为贵州文化界的一员,应该要多为展现贵州丰富多彩的自然文化资源做出自己的贡献。

  “贵州这个自然岩溶宝库,是我们人类永远读不完的经典,太值得我们去探寻、研究,用岩溶艺术来造福一方百姓,这是我的愿望。”金老质朴的言语令人感动。

  据了解,目前,金老正在用钢笔画的方式重现织金洞的瑰丽壮美。

来源:贵州都市报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