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

人与山相逢就会产生奇迹 PRO TREK PRX-8000GT伴我行走在空气稀薄地带

时间:2019-09-10 16:07:48 | 作者:大静 |

[导读]:我是一名职业登山者,21年前,我还是一名大学生的时候因缘巧合加入了北大山鹰社开始接触登山,于是登山成为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篇幅。二十多年来,我的脚步遍布世界,已经两次完成7+2(七大洲最高峰攀登和南北极点最后一维度的徒步),也在很多险峻的山峰上开

  我是一名职业登山者,21年前,我还是一名大学生的时候因缘巧合加入了北大山鹰社开始接触登山,于是登山成为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篇幅。二十多年来,我的脚步遍布世界,已经两次完成7+2(七大洲最高峰攀登和南北极点最后一维度的徒步),也在很多险峻的山峰上开辟了全新的路线,可以说登山是我接触到遥远而未知的世界的捷径。

  在我观念里登山是最好的旅行,也是旅行的终极形态。通过登山,你可以去到偏远原始的所在,找到常人未见的奇景,体验最为纯粹的风土人情;通过登山,你会历尽艰难险阻,同时也感悟到平凡安稳的现实生活原来也是如此珍贵而可爱,在自然严苛的环境中人们可以褪尽掩饰,遇见志同道合的挚友甚至恋人,构筑令人向往的社交;通过登山,你将成为人群特殊的那一位,能很快并强烈的感知自己的成长,这一切都将是人生中最难得难忘的体验。

  登山运动和其他运动不太一样:意义在于挑战生命的极限,登山者在攀登过程中面临着与日常生活极为不同的恶劣环境:高海拔、严寒且多变的气候、陡峭复杂且陌生的地形、匮乏的物资和协助、相对封闭孤独的环境,这些因素都会对登山者的心理和生理带来极大挑战。因此,登山者要为此充分的准备才能去体验登山的乐趣。否则将使自己置身于危险境地。

  而登山前期的准备包括:清晰而有效的策略计划、丰富的经验形成的良好的判断力、全面的登山知识技能、强壮的身体和攀登能力、必要的户外装备保护。基于以往的经验,正确评估和判断危险状况,及时作出有效的策略,充分发挥自身技能和装备技巧,合理整合所有资源(时间、身体状态、攀登能力、装备等),才能最终挑战登顶并全身而退。

  为此,每件装备的选择都要谨慎细致并要亲身测试,以保证在严酷漫长的登山周期中的良好表现。同时,登山者还需要通过训练获得更为强壮身体,并通过学习提升在户外环境生存攀登必要的知识技能;有了以上这些准备,再通过基于自身能力进行有针对性的攀登训练,积累经验,提升判断力,逐步形成自身强大的策略意识。

  以登山计时装备为例,由于我常年奔波在世界各地攀登,且每次户外活动往往要停留在偏远无人的山区很长的时间,一款稳定可靠、续航强大、佩戴舒适的登山腕表是我的选择标准。在我刚佩戴卡西欧PRO TREK PRX-8000GT的时候,被这块腕表的质感细节深深吸引,表盘颜色犹如喜马拉雅的天空,白色刻度更像白雪和冰的颜色,让人感叹!

  以我的了解,PRX-8000GT代表着卡西欧PRO TREK品牌的最高品质。它以马纳斯鲁峰之名推出了PRO TREK马纳斯鲁系列PRX-2000之后,对外观、功能和材质的不断研究进化,成为了如今的第三代产品PRX-8000系列产品。

  PRX-8000GT表面的表圈采用64钛合金材质,轻盈舒适;表壳和表带进行了碳化钛处理,防腐蚀并耐磨,适合户外任何环境。同时它搭载最新的第三代三重感应器,还有强大的智能操作系统,比如六局电波接收在其世界时间方面的功能十分便捷,只要调节国家代码就可以通过六局电波接收正确的时间,免去了跨国家调整时间的繁琐。

  另外,太阳能驱动系统也让我省去手表电池续航的担忧,特别利于极高海拔长周期攀登;表带的可调节功能可以在轻松解决带在手套外面的问题。以上这些实用的功能完美解决我的攀登需求。还有值得一提的是考虑到攀登夜间行动,PRX-8000GT也特别采用高质感的人造蓝宝石玻璃镜面,实现高可视性和可读性,霓虹灯照明也为夜间读取数据带来便利。

  二十多年的攀登生涯给我带来了无数的故事。而幸福感总是与艰辛危机相随。比如说我的两次珠峰登顶经历就非常有趣,从2007到2017年,十年珠峰路,是自己与自己的相遇

十年珠峰路 自己与自己的相遇

  2017年5月22日,我带领着一支国内的业余登山队,在夏尔巴向导公司的辅助下,沿着1953年希拉里爵士和丹增诺尔盖的脚步,实现了尼泊尔侧传统路线南坳路线的全员登顶并安全返回。这是我的第二次登顶,10年前的2007年,我曾沿着1924年乔治马洛里和1960年中国登山队开辟的东北山脊路线,完成过个人的珠峰首登。很多事情只有在回首的时候,才会生出不同寻常的感受。

  回想到2003年参加“站在第三极——纪念人类登顶珠峰50周年”攀登活动,第一次有机会接近珠峰。刚到大本营,我就被震撼了:珠峰是那样的伟岸高大,无法想象人站在上面会是怎样的情景,完全不敢生出攀登的念头。在大本营、ABC、北坳生活了几十个日日夜夜,伴随我的是寒冷、风雪、煦日、还有天空那深不可测的蓝,而我就在想“我会回来!”这一个念想。而这就是我们大家说的梦想吧。

  2006年我调到奥组委参与奥运圣火抵达珠峰的组织工作。2007年5月1日,在圣火测试攀登中,我登到了珠峰8100米。从那里看顶峰,似乎触手可及,梦想突然如此之近,让人心动。

  在2007年珠峰工作的最后阶段,登顶的机会时隐时现,虽然一直让告诫自己应该淡然一些地看待登顶的机会,但顶峰的魅力一直吸引着我。直到奥组委的工作结束后我获得了参加圣山公司登山队登顶的机会,内心除了有些激动、紧张,就是决然。

  为了赶上登顶最后一个好天气,5月21日下午开始向北坳进发,于黑暗中抵达北坳,睡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用了两天的时间海拔从7028米到7790米,再到8300米。

  持续的大风让我们停滞在7500米的高海拔的风口,我和三个夏尔巴被大风定在原地半个小时,无法移动半步。5月23日晚上11点风神奇的停了,12点我们离开8300米营地,开始冲顶。

  冲顶途中,前面有一位哥伦比亚女孩的冰爪总是高高的悬在头顶,冰爪与岩石接触发出尖利的声音在当时混暗的光线中看不太真切,感觉路线异常陡峭而狭窄,无法超车,只有等待。第一台阶、第二台阶、第三台阶,比想象的陡,但是黑夜里没有恐惧的感觉,甚至并不觉得疲劳,只是行走。

  早上6点多,天地交接处出现一圈红色。最后的30米我休息了三次,疲劳突然铺天盖地而来。风依然强劲,脚趾冻的发麻疼痛。蹒跚中终于到达满是经幡的顶峰,掏出旗帜照了像,立即往下走,在顶上停留的时间不超过5分钟,没有任何其他想法,只是觉得一切即将结束,满脑子就是要下撤、马上下撤。截止24日上午9点返回8300,珠峰给了我们9个小时。9点以后狂风大作,伴随我们下撤到6500,并持续好几天。这第一次的登顶让我感觉站在了世界之巅俯瞰整个世界,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十分的感动。而说起世界之巅,很多登山爱好者都会想到马纳斯鲁峰(MANASLU),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1956年5月9日槇有恒于带领日本登山队成功登顶马纳斯鲁峰,这是亚洲人首次征服了8000米高峰。2009年,卡西欧以马纳斯鲁峰之名推出了PRO TREK马纳斯鲁系列PRX-2000。这之后,对外观、功能和材质的不断研究进化,如今迎来了搭载第三代三重感应器的PRX-8000GT。戴在手上就能整整切切的感受到扎实的做工以及考究的细节。

  从山口回望,五座8000米的山峰一字排开,居中的珠穆朗玛峰异常陡峭雄壮,隐然间拒人于千里之外。仅仅3天前,我到达过这座山的顶点,那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啊——时空的转换,让人生出不真实的感觉…当梦想照进现实,我感到了幸福,当时让我真实感觉到了我自己人生当中的世界之巅。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在2017年的时候我成为了一名国家登山队教练,变成了一名职业高山向导并拥有了自己的探险公司-巅峰探游,带领着很多登山者完成七大洲最高峰和南北极点的探险目标。十年间,七大洲最高峰除了珠峰,其他的山峰已经带队完成至少4回了,而珠峰将是我七大洲最高峰向导生涯中重要的里程碑,2017年这个时机似乎已经成熟。

  于是就有了巅峰探游2017年珠峰南坡登山队。从4月5日抵达加德满都开始,一个全新的珠峰逐步出现在我们面前。从卢卡拉到5300米珠峰大本营,需要十多天的徒步和适应,这和北坡非常不同。咳嗽成为我们面对的第一个挑战,弥漫在营地的彻夜不停此起彼伏的咳嗽,让我们见识了珠峰狰狞的一面,这就是闻名遐迩的昆布干咳,4月底第一阶段适应完成后,我专门飞回北京,采购了满满一60升背包的各种类型的咳嗽药物带回大本营。第二个更为严峻的挑战则是复杂危险的昆布冰川。

  从5300米到6400米,活跃破碎的冰川给登山队带来巨大的危机,经验丰富的夏尔巴修了非常迂回惊险的路线,包括很多的梯子,雪崩和冰川崩塌是最大的风险。为了避免通过冰川带来的风险,我们在前期通过攀登海拔6100米罗布切峰以获得6000米的适应性,而且每次通过冰川都选择在冰川相对稳定的半夜。

  珠峰南坡每年的攀登者众多,2017年年在南坡有380多名登山者,加上夏尔巴向导和工作人员,南坡路线上上上下下的人数接近1000人,在五月份每一个适合登顶的日子里,都会有上百人进行尝试。由此带来的堵车将造成攀登者在高风险区域停留时间延长,氧气过度消耗,带来更多的冻伤和严重高山疾病的风险,可以说堵车已经成为新时代珠峰攀登的巨大风险。

  5月17日的凌晨登山队离开大本营,跨过5900米的一号营地,抵达6400米的二号营地。由于队员普遍非常疲劳,如果第二天继续前进,即使登顶日天气良好,队员状态也会很差,于是和夏尔巴向导沟通后,在二号营地休整一天。原计划5月20日晚上出发登顶,但是考虑到队员比较疲劳,原计划出发时间晚上九点钟风仍然不小,再加上氧气储备比较充足,于是和夏尔巴商量后决定在南坳又休整一天,成为当天为数不多的没有出发的团队,由于20日晚风力很大,绝大多数登山队中途下撤无功而返。

  5月21日晚7点登山队出发登顶,珠峰庇佑整体十分安全。加上我们多休息一天,得以比当天抵达南坳的登山队更早出发。我们队伍走在了所有人的最前面,没有风,没有堵车,凌晨1点半的时候,第一批队员登顶,凌晨5点钟所有队员登顶,并在22日中午十二点前安全体安全撤回南坳营地,非常顺利。5月23日,下撤至6400米营地,5月24日,下撤至大本营。当所有队员走出最危险的冰川,我们紧紧相拥,至此,珠峰攀登终于安全成功结束。

  登顶那天我没有配夏尔巴,背包里3瓶氧气、水、食物和备用衣物,18公斤的负重挑战不小,我走在队伍的最后面,除了每隔四个小时通过专门的对讲机和队员沟通他们的氧气使用情况外,整个过程平静无比,第二次来珠峰,登顶于我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而队员的安全和成功成为我最大的关注点。老天保佑,所有人都安全成功,当我登顶返回南坳营地近在眼前时,无边的疲倦突然间笼罩了我,踉跄的脚步让同行的人惊讶不已。

  在顶峰的时候,意外的遇到了从北侧登顶的杨险峰和涓子,涓子兴奋的拉着我拍照:同在北京8、9年都见不上一回,结果在世界之巅遇到了,人生何等奇妙。而与我,从珠峰北坡到南坡,同样的顶峰,不一样的我,这又何尝不是自己与自己的相逢,只是其中相隔了十年!

新阶段,新挑战

  今年四月,我们的第三次珠峰攀登活动如期举行,由于三月份我在哈巴雪山登山滑雪时,出现意外导致左膝盖后叉韧带断裂,这也是我20多年登山生涯里面唯一一次受重伤。

  4月19日我做完后叉韧带重建手术后,今年珠峰带队登顶计划也只好作罢,但是为了保证攀登队伍安全顺利,4月25日,我拄着双拐来到5300米海拔的珠峰大本营,做攀登的指挥和协调工作。但在5月22日珠峰顶峰附近遭遇了大堵车,我们的队员在下撤过程中出现透支和失明的状况,但基于我们更为合理的氧气策略和人员培训,最终有惊无险,全员登顶并安全下撤。

  从四月到现在,我一直在努力的康复,而在痛苦的康复过程让我也深深的体会到强壮、持久、稳定对于攀登者来说多么的重要,稍有不足,就会带来无穷的问题。就如卡西欧PRO TREK PRX-8000GT一样,强大、稳定、持久才能帮助更多极限攀登者实现梦想。

  8月18日,我再次出发前往俄罗斯,带队攀登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峰,经过队友的努力协作,我们全体成功登顶,值得骄傲!而从今年四月第一次见到手表到现在已经又了四个多月的时间,PRO TREK PRX-8000GT仔细想来也陪我度过了很多重要的时刻。而在这些重要时刻里 PRX-8000GT从未缺席。也足以见得PRX-8000GT作为PRO TREK系列里面的王牌了。感谢那些无数热爱攀登的PRO TREK 人员为了追求户外的极致耗尽了心力打造了一块如此出色的PRX-8000GT传递给大家。而这不是一块单纯的户外手表。更多的是户外人的难能可贵的精神。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当我第一眼见到PRX-8000GT就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来源:未知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